105(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余瑶指尖捏着他的袖片,摁在微微凸出的青竹纹理上,惊起一丝丝的刺痛,她现在心里有些乱,那颗混着金丝的血珠太刺眼,让她的鼻尖忍不住有点儿发酸。

    但身后盘坐在地上,开始疗伤和调整气息的人,又让她知道,现在不是吐露心声和胡思乱想的时候。

    有很多事,都在等着他们去做。

    余瑶将脑袋磕在男人清瘦到有些硌人的肩膀上,声音很轻,猫儿一样,一不留意,就被风吹散了,她说:“析析,再等等我。”

    再等等我,不需要很久。

    等我伤好了,等我能挑起这样的重担了。

    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顾昀析罕见地愣了一下,而后,眼里难得现出明显的宠溺和纵容来,他抚了抚余瑶的乌发,声音一如既往的懒散:“怎么又撒娇,这么多人瞧着,也不羞?”

    话虽如此,他扣着余瑶腰身的手,却一直未曾松动。

    堪称口嫌体直第一人。

    他设了一层小的结界,外面的人瞧不见里边的场景,当然现下这样的情形,也暂时没人会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咳!”蒲叶握拳至于唇侧,像模像样地假咳了一声,他不轻不重地敲了敲结界,声音传递到余瑶和顾昀析的耳里:“二位,好歹在人前注意下,腻歪够了,就赶紧出来商量一下下一步对策。”

    余瑶脑袋埋在顾昀析颈窝里,胡乱地蹭了两下,很小声地道:“没腻够,不想出去。”

    顾昀析的眉心,顿时突突跳动了两下。

    “现在不行,别乱哼。”

    顾昀析从出世到现在,头一次因为一个人,而对一样东西产生那么高的期待值。

    他当机立断,拉着余瑶出了结界,准备去找神草。

    他们现在才入禁地,离禁地之门不远,因而并没有什么危险,但若是进入禁地深处,就真是不一定,不管遇上什么东西,都是有可能的。

    长风远啸,落日余晖,缀在天边的烈日被牵扯着投入了深海之中,一跃而下没了踪影,但吹到面颊上的风却仍是滚烫的,没一会儿,就感觉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

    禁地的环境,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好。

    而且十分可怕的是,他们发现,

    体内的灵力消耗完了,就不会再生出来了,直到灵力殆尽,就会被完全排斥,强行退出禁地。

    这样的规则一经人发现,便马上引起了所有人的高度关注。

    想想在外面守着的如狼似虎的天族和邪魔,一旦被弹出去,是个什么后果,根本不敢想象。

    当即,西海龙王和妖祖就挥挥手,表示就在禁地门口守着,神草什么的,就不跟着去掺和了。

    就算掺和了,肯定也没自己的份。

    还不如盛事点守着自己的灵力干等呢。

    这样的决定,正好中余瑶等人的下怀。

    禁地危险,他们的神力也有限,一旦出了什么事,还要顾其他人的安危,也是个负担。

    像这样识趣的,再好不过了。

    临分别前,夏昆顶着莫大的压力,将手里一个样式简单的平安香囊送到了余瑶的手中,很有心的是,囊里的香,是特制特调的莲香,勾勒的花纹也很简洁。

    “小神女。”夏昆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他没有说别的煽情话语,只说了句:“一路顺风,马到成功。”

    余瑶含笑颔首,接了他的好意,也从空间戒里拿出一柄玉扇,每一根扇骨上,都刻着一朵小小的莲花,夏昆的眼眸亮了许多,他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看得出十分喜欢这件回礼。

    最后,他们十个人决定兵分三路。

    顾昀析余瑶去找无暇神草疗伤。

    扶桑,蒲叶和落渺去找千秋草恢复人身。

    剩下的人,去找另外的天材地宝和机缘,有发现随时用留音玉联系。

    当天夜里,余瑶和顾昀析就照着神图上的位置,一路向西。

    很快,就进入一片荒沙之中。

    举目茫茫,天地一线,余瑶站在土丘上,被风沙吹得皮肤都像是被剜下来一层,她半眯着眼,不断地对比神图上的位置,最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连她自己也有些疑惑。

    怀疑手里的这块,被天族暗中掉包换成假图了。

    就这样的地,别说神草了,连棵普通的荒草都看不到。

    顾昀析倒是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哪怕跟她同样的举目四望的动作,也依旧显得气定神闲,不慌不忙。

    到了后半夜,繁星点点,余瑶惦记着别的事,把找神草的任务交到了顾

    昀析的手里。

    她则拿着留音玉,一个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