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 8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比武台上, 余谦的神情一变再变。

    饶是以他这样的心性和修养,都险些气得笑出声来。

    上霄剑随主人心意而动。

    这样强大而不可撼动的威压,唯有评审座上的那位,方能施展出来。

    而那位一出手,这个比武,也就成了笑话。

    谁敢上呢?

    谁也不敢。

    上霄剑长三尺,吐露寒芒, 它悬浮在余瑶跟前,剑身嗡鸣, 线条流畅, 剑尖闪烁着银光,细看起来, 还没有余谦手中的长戟威风。

    上霄剑, 鲲鹏帝子的本命神器。

    光是这一个名头,就让人生不出任何反抗抵挡的心思。

    更何况,余谦现在握着长戟的手臂,像是被十座大山给死死地压住了, 巨大的压力让他额角沁出些冷汗来。

    对峙和僵持只在一瞬间,余谦最后动了动发颤的手臂, 深深看了面目温婉平和的余瑶一眼, 又望向那一排评审座,道:“我认输。”

    说完, 就跳下了比武台。

    间接对抗帝子, 两息之间, 已是极限。

    没有真正对上那股威压的人,从来不会知道有多可怕。

    那是六界的至尊,生来,就是至强者。

    在他之下,所有人,皆黯淡无光。

    余谦对抗不了。

    别人亦然。

    这个第一,十之八/九,还得落回十三重天的手里。

    暴雨被一层结界挡住,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炒豆子一样连绵不绝。

    琴灵站出来,宣布这场比试的结果。

    在场站着那么多人,脸上的神情各异,就连评审位上的家主们,也都深深地沉默了。

    这事,确实是他们这些老不死的私心作祟,想着帝子一行人去焚元古境,手里又有残图,就算分不到神草这样的逆天之物,也总能得点别的造化,比那些小辈自己漫无目的的晃荡摸索好很多。

    许是最近帝子情绪太过稳定,致使他们有些忘了,顾昀析原是个什么不通人情,不受威胁的性子。

    兜兜转转,怪不得谁。

    因此,他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这不合规矩。

    清源狠狠皱眉,但见妖祖都没开口,也深知此事应无回旋的余地,略一权衡,还是保持了沉默。

    相比于从小沉稳的清源,江沫沫是被娇惯着长大的,她的出身和容貌,令她走到哪,都是无所忌惮,无所顾虑的。此刻,妖祖和清源都在身侧,她气得身子发抖,但见所有人三缄其口,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谴责这样明目张胆的舞弊行为,就更气了。

    “大人。”江沫沫尖长的指甲深入肉里,她从人群中站出,身姿窈窕,面色苍白,娇美精致的脸庞上,覆盖着诸如不甘以及愤恨的情绪,她定了定神,默默地拂开清源抓住她手腕的大掌,近乎执拗地直视着顾昀析,道:“这不公平。”

    余瑶收了剑,站在琴灵身边,对这一幕早有预料。

    就连站出来喊不公平的人。

    都被她猜了个准。

    “哦?”顾昀析玩味地挑了挑眉,一个简简单单的音节,轻飘飘的语调,愣是被他说出了风雨欲来的沉重感。

    江沫沫只觉得肩膀一重,回头一看,清源面色阴沉,用上了警告的语气:“沫沫,不要胡闹。”

    对这个妹妹,清源一向是非常疼爱的。

    才情不凡,容貌妍丽,聪慧,讨人喜欢,不止是他,江家上上下下,都捧着她。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旦话题涉及到余瑶神女,江沫沫的理智便不翼而飞,素来冰雪聪明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明知不可为而妄为。

    还是在鲲鹏帝子面前。

    那位素来不容人说一个不字,更不喜被人指手画脚,听不得长篇大论的道理分析,心情时好时不好,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点,是护短。

    今日他就是一掌下来,当场灭杀江沫沫,他和父亲,连为她句话都说不得。

    绝对的实力之下,没有道理可言,没有冤怨可诉。

    而且,本就是他们算计在先。

    实在是,也没脸说什么。

    但江沫沫显然不这么认为。

    她咬着下唇,顶着父亲和兄长制止的眼神,坚持道:“这场比试,不公平。”

    “不用上霄剑,余瑶神女赢不了这场比试。”

    顾昀析眼皮都没抬起来,懒洋洋地接:“可她用了,所以赢了。”

    他微微支起身,来了点精神的样子,随意地指了指才说出认输话语的余谦,道:“他……”

    坐在他身侧的,刚好是余家的家主,余谦的父亲,此刻,身子稍倾,提醒道:“大人,那是犬子余谦。”

    顾昀析若有若无地点了下头,道:“莫不是,你觉得,是我暗中勒令他认输的?”

    蒲叶捂脸,心说咱们好歹委婉一点,别用这么理直气壮的语调,真是……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江沫沫美眸里蓄满了哀伤与不解,她是真的不明白。

    这是大家都看穿了的事啊。

    “可上霄剑是大人的本命神器,威力强大,还浸染了帝子的威压,我们根本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