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 6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余瑶听上霄剑灵说顾昀析走火入魔后, 沉默了一刻钟, 气得笑了一下,道:“下次, 你记得提醒顾昀析, 让他换个借口。”

    “这么多年下来, 他得走火入魔多少次?血都吐干净了吧?”

    上霄剑灵面对她, 倒是聊得开, 它晃了晃脑袋, 道:“你还不知道大人嘛,他就是拉不下来脸。”

    “说到底,瑶瑶, 你也别怨大人脾气不好, 换任何人坐在那个位置, 都不会比大人做得更好。”

    余瑶闷闷地吸了吸鼻子, 道:“我知道。”

    “从来没有怨过他。”

    不会,也没有立场。

    生为帝子,绝没有外人看上去的那样轻松,虽然他未曾像天君和妖祖等人一样,天天伏案批阅公文事宜,但该承受的,却一样也没推脱。

    六界生灵所有的戾气, 杀戮, 躁郁, 全部都化为了一课苍天巨树, 与顾昀析相生相伴,他之身躯中,封印着万万人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他将这些情绪镇压,封印,直到所有的苦痛,都成为他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六界方能和平共处。

    “他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余瑶弹了弹剑灵的额头,看它哇哇叫着躲开,略松了一口气,“回去吧。”

    “你先回,我还要去一趟首山,传达大人的旨意。”剑灵在半空中悠悠荡荡几圈,停在她身前,没等她问,就自己一股脑地吐了出来:“大人才对你说完重话,就揪着我问怎么哄女子欢心,我哪会这个,随口胡扯了两句,大人问我从何处学来,我没了办法,只能将渺渺供了出来。”

    “渺渺?这和渺渺有何关系?”余瑶抓住重点,问。

    “近两天,没有能用到我的地方,我就在蓬莱四处逛了逛,遇到了小红雀渺渺,它不知道从哪弄了些人间的话本,一日日的瞅着看,我就跟着看了看,也记住了一两句话,方才替你说好话时派上了用场。”

    余瑶哭笑不得,问:“他让你去说什么?”

    “大人说,今夜亥时,让扶桑和小红鸟渺渺等在首山,不得外出,他会准时拜访。”剑灵学起顾昀析的口气,许是跟的时间久了,乍一听,竟真有三分相似。

    “他去做什么?兴师问罪?”余瑶不解,但听着剑灵的描述,又觉得不像。

    “瑶瑶,我现在觉得,大人说得没错,你的脑袋里,确实该换换水了。”剑灵生出一双小翅膀来,在半空中不慌不乱扇了几下,“我问你诶,帝子想学哄姑娘的招数,是为了谁?”

    “那日大人被天道之力侵蚀,你上去抱着他的时候,是不是有说过一句让他多学着哄哄你。”剑灵这会突然替顾昀析觉得委屈了,“大人哪知道这些,他前几万年都是独来独往一人,后来身边也只有你一个,从来也没人敢对他说,让他学着多哄哄小姑娘。”

    余瑶哑口无言,半晌,突然笑了一声:“他竟然真听了进去。”

    剑灵又拍了拍翅膀,昂了昂下巴:“是吧,别人都说大人阴沉冷戾,只有我们知道,他是很好很好的。”

    “对,他很好。”余瑶笑着颔首,认同了他的观点。

    剑灵说完了话,嗖的一声化作流光蹿进云层中,看其模样,快活自在得很。

    一条溪流潺潺流进重华洞天,有水的地方就有无数的生机,余瑶一路走一路摘了些野果,就兜在怀里,兜了一大捧,红彤彤的颜色喜人。

    洞天外,顾昀析倚石而立,姿态依旧懒散,一头如墨的长发像是自由流动的水,一路从肩头淌到腰际,肆意,妖冶,一如他本人。

    远远听到动静,他抬了下头,满天绚烂的彩霞下,他眉目稍弯,隐隐像是勾了勾嘴角。

    余瑶被勾得脚步一顿。

    她朝顾昀析招了招手,却忘了自己兜里一捧的野果,现在三三两两滚落了一地,她又弯下腰去一个个捡起来。

    红彤彤的果子,被两根长指捻起,顾昀析跟她面对面,半弯着腰,声音清和:“不生气了?”

    余瑶认真地反驳他:“明明是你在生气,我只是想让你冷静一下,缓一缓情绪。我要是跟你置气,早早的就被气死了,也活不到这时候。”

    “下回,好歹做戏做全套,不是走火入魔了?怎么还有闲心在外头赏景?”

    顾昀析伸手,将野果放回她兜里,噙着几分漫不经心的调子,道:“我真要走火入魔了,你就这么一边摘果子一边慢慢悠悠地回?”

    余瑶捂脸:“你好歹也换套新的说辞。”

    灿漫的夕阳下,顾昀析一身及地白衫,衣裳上细细碎碎的撒着温柔的色泽,衬得他原就清隽的面容更显温和与矜贵,眼尾的小痣颜色绯丽,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染上了两三分清润:“你知道,就行了。”

    你知道我未曾说出口的意思,就行了。

    余瑶微怔,问:“我的血,你喝下了吗?心情好点了?”

    顾昀析拍拍手上的灰,微微眯了眯眼,颔首,挑了后头一句回答:“好些了。”

    余瑶笑起来:“那就好。”

    “摘这么多野果做什么?能吃?”顾昀析指着她兜里捧着的不知名红果,问。

    “这叫赤葵,熬出来的水晾一夜之后,比竹水还好喝。”余瑶看了他一眼:“你肯定没试过,等我熬出来,给你尝尝,你要是喜欢,就去找扶桑要些种子,种在鲲鹏洞里,三五年后就能结果,也不麻烦。”

    顾昀析没再说什么。

    余瑶知道他对这些一向没什么兴趣,因而也没多说。

    “最近,四方皆乱,阎池逸散出一部分极恶之力,很快反馈到了六界生灵身上,你的情绪,也跟着不太稳定。”余瑶有些担心地蹙眉:“是不是这个原因?”

    顾昀析突然俯身,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她的脸颊,道:“没事,还能克制。”

    他的忍耐力和毅力到底有多强,没人比余瑶更清楚。

    最令人无助的是。

    饶是以后情况真到了不容乐观的时候。

    余瑶也帮不上他什么。

    “昀析。”她突然浅浅地叫了他一声,罕见的不是连名带姓。

    顾昀析眸中像是蓄着一锅即将煮沸的水,开始咕噜咕噜冒着热气泡泡,他声音哑了些,低声应了。

    “我想要找到无暇神草,是不想你本就那么重的担子上,再加一个只会捣乱,没有半点能力的我。”余瑶拿手指拨弄着兜里红色的果子,自己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说,他才能听懂。

    “虽然我平常,挺没出息的,但仔细想想,这样遭人暗算的事再发生第二回,神不知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