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 2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人间待了十几天后,余瑶郁闷了。

    因为真的没有烦心的事。

    一件都没有。

    没有棘手的事=劫数还没出现=还得继续等。

    终于, 老太太那边传来了话, 昌平王妃明日宴请京都众夫人小姐, 参加府上的赏花会, 老太太准备带着家里几个未出阁的姑娘去, 但是那几位, 要不年纪太小例如罗言言,要不就已有婚约在身, 此行主要是为了谁, 一目了然。

    余瑶松了一口气, 心想好歹是进入正题了。

    昌平王妃雍容富贵, 见到余瑶过分瘦弱的身子, 显然不是十分满意,但又有些无奈,拉着余瑶看了又看, 最后笑了笑,温声道:“这孩子生得好看,就是身子骨弱了一些,不过,王府里有专门负责膳食调理的嬷嬷,自能养好的,不算什么大事。”

    这话一落, 就相当于把两人的事定下来了。

    老太太原以为这门亲事是不成的, 因为门第差距有些大, 昌平王府的世子妃,也就是未来的王妃,按道理,应当是要三挑四选,慎重考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孩子都没互相见过,昌平王妃就开口将人定下了。

    老太太心里不免有些慌乱,想着这世子莫不是品性不端,亦或是有什么难言的隐疾,若是这样,岂不是将瑶瑶这丫头往火坑里推。

    这样的事,罗府可干不出来。

    直到老太太看见昌平王世子,这心才堪堪放下来。

    皎皎君子,温润如玉,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给人一种和气的春风化雨的感觉。

    余瑶看着那昌平王世子的脸,面色精彩纷呈,然后,她默默地给来人行了个礼,声音有点僵硬地问安。

    来人声音十分好听,轻声说了一句,罗二小姐不必多礼。

    余瑶嘴角抽了抽。

    所以,搞了半天,天道是在给她牵红线。

    对象还是那条见到她就恨不得卷回窝的小银龙?

    余瑶一个头两个大。

    回到罗府,她提不太起精神,将自己关在房里,再一次拿出了一张黄纸。

    这次是联系的琴灵。

    九重天和十三重天开战,于六界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小事,五十五万天兵集结完毕,随时可能进攻,琴灵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蓬莱,居守在十三重天,所有的人都在观望这场几乎是由闹剧引发的战争。

    “瑶瑶?”琴灵盘膝而坐,蓦地睁开了眼,有些疑惑地唤余瑶的名字。

    余瑶知道现在时间宝贵,她长话短说,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简洁地复述了一遍,然后认真地问:“我没有经验,不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应该如何破局才行?”

    琴灵听说对方是西海龙太子之后,来了兴趣,直言道:“你的猜想没错,首先西海龙太子,肯定不是用来给你杀的,你们两同时下凡,同在京都,甚至还定下了婚约,想来想去,就没有这么巧合的事,一看就是天意撮合。”

    “我还真听过这类的事情。”

    “你知道元曲仙和鹊露仙吗?”琴灵打开了话匣子,徐徐道来:“他们两个的姻缘,就是在人间渡劫时有的,不过跟你相比,他们下凡的时候,就是投胎到普通人家中,没有记忆,相互吸引,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

    余瑶听完,追问:“那怎么破的这个劫?”

    琴灵那边沉默了有一会儿,然后有些不确定地回:“就……听说是自然老死之后,回的天上,然后在天上正式成了亲,现在恩爱得很。”

    余瑶:“???”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试试。人间有句古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我身为先天之神,自然不能因为一个云烨,就断了这方面的心了,有了好的人选,又是天道撮合,先试着了解下,也不算是坏事。”

    琴灵比她年长,这番话说得语重心长,生怕她听不进去。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你不用太急,我们这,撑个三四十天,没有问题,天君投鼠忌器,也不敢贸然进攻。”

    余瑶了然点头,又皱着眉道:“我就是不太明白,西海龙王是墨纶手下的得力战将,现在西海银龙族应该都聚在十三重天备战了,怎么这个皇太子如此悠闲,还下凡间来历劫。”

    琴灵乐了:“要不怎么说是天意撮合呢。”

    余瑶没话说了。

    在凡间,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的事,都是老太太做主,就算老太太疼她,问她自个的意见,她要说个不字,最后还是得跟别人成亲,总不好在罗府做一辈子的老姑娘。

    最后,余瑶又想起顾昀析前段时间没头没尾的发火,免不得问了一句:“顾昀析最近心情怎么样?”

    琴灵回得十分快:“还是老样子,别人不惹他,就没事,惹他的,就很难过。”

    “……还好我跑得快。”余瑶庆幸于自己感知危险的直觉,她想了想,又认真地道:“你让他们几个别去惹顾昀析,他堕了魔,还没有渡过过渡期,本来脾气就不好,天族又整这一出,我不在他身边,他没有可以压制的东西,会很暴躁。”

    琴灵煞有其事地点头,幽幽道:“难怪扶桑这么惨。”

    顾昀析的暴躁肉眼可见,就连财神那种眼力,都知道绕着走,不知道扶桑怎么突然想不开,天天要凑上去挨揍。

    余瑶再一次跟昌平王世子夏昆见面,是六天之后。

    战事吃紧,她这里不能浪费太多时间,夏昆没有记忆,可她有。

    这个时候,顾不得人间女子的矜持端庄,于是余瑶悄悄将人约了出来。

    而她则借着寺庙上香的名头,成功从罗府溜了出去。

    天香楼,京都口碑最好的酒楼,喧哗嬉闹声不绝于耳,小二们穿梭其间,菜肴的香味飘出老远。

    余瑶到的时候,隔间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了。

    夏昆头戴玉冠,不同于顾昀析阴着脸病秧子般的清隽,他看起来,格外俊朗英气,举止谈吐,贵气天成。

    余瑶才起身朝他见礼,就听到夏昆蕴着笑和欢欣的声音:“小神女,不必多礼。”

    余瑶:“???”

    她直起身子,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问:“你是带着记忆下凡渡劫的?”

    银龙夏昆见她望过来,耳朵尖突然冒出一点点粉嫩的颜色,他有些紧张,如实回答:“是,父王推演出我劫数将到,需下人间渡劫,又担心在这个关头,有天族之人暗中作祟,所以取族中密宝予我傍身,可让历劫时记忆无失,可以及时规避危险。”

    说完,他又忍不住看了余瑶一眼。

    好看,挑不出毛病。

    他真的十分喜欢。

    那是一种致命的,让人无力反抗的吸引力,天性使然。

    所以见到她第一眼,就想卷回龙宫,藏起来。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即使后来知道了,他也还是心存希望。

    没想到这次一下来,就可以看见她,而且身边还没顾昀析跟着。

    这真是……太好了!

    既然都是熟人,有些话就好说一点了,余瑶抿了一口茶水,苦涩的滋味漫开,她不太喜欢,不动声色将茶盏推远了些,开门见山地问:“你可有想过,如何破局。”

    “西海龙王应当和你提过,我们的时间不多,九重天和十三重天一旦打起来,波及到六界,我们在凡间更加被动。”

    夏昆是西海龙王的独苗苗,在妖界的年轻一辈中,亦是有名有姓,遇事沉稳有度的人物,但唯独面对余瑶时,他错不开眼,又怕这样给她的印象不好,于是硬逼着自己将目光收回,同时一五一十回答她的问题。

    “以往我下凡,劫数难破,总需要个四五十年,将一世过到头,死后才会恢复记忆,重返龙宫。”他看余瑶皱着眉,忧色重重的模样,又认真地安慰:“众所周知,十三重天的神君下凡,劫数总是特别简单,当年琴灵魔君,不过十天就已破局,小神女不必担忧,顺其自然就好。”

    余瑶:“……”

    对上余瑶那双黑而亮的杏眸,夏昆又说不出话来了,他缓了缓,声音十分诚挚:“小神女放心,若有危险,我会护住你的。”

    余瑶沉默了一会,说了声多谢,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道:“我听府上老太太说,我将嫁入王府,予你做世子妃。”

    两个知彼此身份和底细,但又不够熟的人,谈这种事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余瑶怕他误会自己的意思,又解释了两句:“我的情况你知道,不能与人结道侣,饶是下凡历劫,亦是如此。”

    夏昆当然知道她所说的不能跟人结道侣是什么意思,底子顾昀析对她的严苛,他早已有所见,有所闻。

    他知道,这样其实也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