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烨被关在了蓬莱后山的山洞中,这里废弃已久, 遍地都是毒蝎毒蛇, 有些还成了妖, 生出了灵智。

    云烨重伤脱力, 被捆仙绳绑了困在一座囚笼中, 鲜血淌了一地, 馋得那些初开灵智的小妖目光猩红,前赴后继撞上去, 又被光团弹开, 如此反复, 不咬下笼中人一块肉就永不罢休的模样。

    余瑶跟顾昀析走进来之后, 那些小妖循着身体趋利避害的本能, 开始畏手畏脚起来,黑而小的山洞中,莹莹离光散退, 印着未亮的昏沉的天色,显得格外荒凉空旷起来。

    灵力全废,余瑶手指头冰凉,脸色白得吓人,这具身体,现在就跟普通□□凡胎没什么两样,神灵气息尽褪, 只有从凡尘历劫归来, 才能重归神位。

    下凡之前, 她得先将云烨解决掉。

    一报还一报,云烨给她的苦痛,算计,最终都要反弹回他的头上。

    不然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

    顾昀析的气息太具有侵略性,几乎是他踏足的那一刹那,云烨终于有了动作,他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拢在浓深黑影中的两人,眼中各种情绪转换,喷发,又化为飞灰无声无息湮灭,声音嘶哑得像是在沙砾上摩擦着滚过:“你们来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余瑶歪了歪头,语调十分轻快:“大抵是来屠龙的吧。”

    云烨瞳孔微缩,他定了定神,方苦笑着道:“我这一生,虽没什么功德善果,但好歹也有个天族皇子的身份,你若是杀我,平白惹上因果,得不偿失的事情,你会做吗?”

    余瑶反问:“为什么不?”

    她的脸色苍白似鬼魅,眼角眉梢的魅意却更深重了些,有时候云烨看着,都不由得会想,这哪里是一朵清涟无暇的莲花,分明比牡丹还要艳丽惹眼一些。

    饶是闹到这种不死不休的地步,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也曾因为这张脸,动过恻隐之心。

    他们之间离得这样近,却全然没了那种微妙相系的感应。

    真是可惜了。

    云烨想到从前为了余瑶,花费的诸多精力和时间,不免觉得有些遗憾,不过他沉得住气,并没有露出异样和破绽来。

    “我不怕因果,谁要害我,我就得还回去。”余瑶眼眸清澈,声调十分认真,“你害我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因果吧,可能也是因为,我的心到了天君的手上,对你们而言,利远远大于弊,是吗?”

    “瑶瑶。”云烨一口气接不上,被喉咙里堵着的血沫呛得咳嗽起来,“你总别套我的话。”他的手指从喉咙口划下,然后停在左胸的位置,道:“我就算有心告诉你,也说不出口的。”

    余瑶还未来得及细细思量他话中的含义,就见他手掌微微摊开,露出一枚闪着微光的鳞片,流露出的气息,古老,纯正,温和,余瑶的眉心突突跳动起来。

    她自然认得这个——温言就是靠着这么一枚鳞片,生生无视所有攻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消失的。

    “顾昀析。”余瑶扭头,急声道:“快杀了他。”

    顾昀析眼神阴鸷,长指微曲,半空中,上霄剑凌厉的剑光骤然爆发,没有多余的动作,数剑斩下,直接洞穿了云烨的眉心,剑光所到之处,削金断玉,无往不利。

    显而易见,面对这种小角色,他连话都懒得多说两句。

    要不是和余瑶扯上了关系。

    他不会出手。

    脏了他的上霄剑。

    温润如玉的男子满身脏秽,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眉心处,寸长的血洞还在不断往外冒着血,汇成了一条蜿蜒的血线,明明是极痛苦的凌迟死法,他的嘴角,却挂着一个自然的,温和的笑。

    怎么看怎么怪异。

    余瑶凝神,急忙上前细细观察一番,确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才隐隐约约安下心来,她抿唇,看着云烨的尸体,眉头皱了很久也没松懈下来。

    “有什么好看的,臭死了。”顾昀析将手中的上霄剑丢到余瑶怀中,嫌弃厌恶之余,话语中尚蕴着七八分兴奋的杀戮之意:“等与九重天开战之时,斩下天君的头颅,你再慢慢观赏不迟。”

    “我是觉得让他死得太便宜了。”余瑶神情蔫蔫地道:“原本还想着,关着折磨一阵子,等两界正式开战了给天族一个惊喜的。”

    顾昀析颔首,似笑非笑:“不一定就死透了。”

    余瑶:“???”

    “瞧见没。”男人指骨匀称修长,白得近乎透明,他指着云烨向上摊开的掌心,陈述事实:“鳞片没了。”

    余瑶抱着剑蹲下身,将云烨的两只手都翻开看了看,确确实实发现,方才还带给她一丝压迫感和危险感的鳞片,随着云烨的死亡,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下,余瑶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天族人手一枚吗?”她气得在山洞里转了几圈,不断在脑海中回想勾勒那东西的模样,半晌,有些不确定地问:“所以你的意思是,云烨说不定没有死? ”

    顾昀析长腿微曲,抵在石壁上,清冷的黑眸中,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这种鳞片,我曾在六道录中见过。”

    余瑶愣了一下,立刻停下了念念碎,反应极快地伸手捂住了耳朵。

    “你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你可以知道。”顾昀析有很久没见过她如此鲜活的模样,一时之间,竟起了逗弄的心思。

    余瑶摇头。

    无怪她如此反应,实在是因为六道录的名字太响亮,杀伤力太大。

    六道录,相当于天道留给顾昀析的独有物,而且十分邪性,简而言之,上边的内容,谁看谁倒霉,谁听谁倒霉。

    上面记录着世间最稀罕之宝物,最光怪陆离之事。

    “这种鳞片,是锦鲤族历届族长或圣女消亡前留下的生命精华,可庇佑后人,上面往往附有一丝大道气运,持鳞片者,必是锦鲤族的贵人。”顾昀析掀了掀眼皮,懒洋洋地道。

    既然是厉害人物留下的遗物,那威力大些也可以理解。

    “叫你别念出来呀。”余瑶嘟囔:“不过据我所知,锦鲤族的寿命十分长久,这一任锦鲤族族长,和天君差不多年岁,亦是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其历任族长或圣女生前留下的精华,照理说应是十分稀奇,怎么现在反倒和大白菜似的,人人都有?”

    她又将云烨的尸体看了一遍,面上是死干净了,她紧抿着唇道:“肉身是毁了没错,元神呢?”

    “上霄剑专攻元神,要么是碎了,要么被鳞片带走了。”顾昀析道。

    余瑶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垮着脸憋出来一句:“我再不喜欢鱼了。”

    “太讨厌了。”

    顾昀析眯了眯眼,半晌释然,用有些散漫的调子,认真地强调:“没事,他们是小鱼,你喜欢大鱼,不冲突。”

    话虽如此,余瑶还是抱了一半的希望。一枚鳞片罢了,就算他运气逆天,失了肉身,逃遁回天族,也早成了空壳,再难成气候,想要回恢复到从前的实力,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他的后路,没有了。

    依照云烨此人自负执拗到极点的性子,这无疑是最令人痛苦的。

    他痛苦了,余瑶就开心了。

    “准备什么时候下凡?”顾昀析目光在她惨白的小脸上扫了一圈,慢悠悠问。

    “就这几日。”余瑶抱着上霄剑,慢慢挪到他的身边,道:“黑莲花下凡有特权,并不需要渡苦情劫,就相当于去人间走过一场,只是希望时间不要太长。”

    顾昀析颔首,眉骨微敛,音色清浅:“我得去西边走一趟,你听话一点,别将蠢脑筋发挥到底,做事之前,掂量掂量自己,想想财神。”

    余瑶默了默,而后问:“说起来,他当年到底干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他的下一次雷劫百年内即将来临,雷霆弓掌一半远古雷霆之力,届时,可以发挥上作用,将财神救出来吗?”余瑶有求于人的时候,声音总是软的,清的,又因为灵力尽失的原因,巴掌大的小脸上血色褪尽,额心的莲印彻彻底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