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x16(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瑜早上有行程安排。

    新专辑的mv拍摄已经定期,唐志文叫他来一趟公司再具体确认一遍。

    盛瑜到华宣的时候,刚巧碰到了过来参观的任尤州。

    怀北任氏集团旗下拥有的产业涉及面广,有酒店,旅游,房产等,但娱乐传媒业没有。

    所以这次回国的任总大胆尝试直接投了一家独大的华宣娱乐公司。

    总裁助理得到消息今天任总会来参观公司,老早就等着这位年轻总裁,但没想到接到人后半路碰上了自家少爷。

    盛瑜跟在唐志文后面走到楼道上,远远就听到前方助理的介绍声,他微微抬头看去。

    对面人群中央站着一人,男人正经的西装衣扣半解,透着贵公子的倜傥潇洒,而那张不符合他书生气的白皙面容有些似曾相识。

    盛瑜思绪顿了顿,想起了前几天在会所偶然看到的一幕。

    他眼眸微扬,漫步向前走着,步伐缓慢。

    正在介绍流程的助理瞧见自家少爷走来愣了愣,侧身对身旁人介绍,“任总,这位是盛瑜。”

    助理也侧身对盛瑜介绍,“这位任氏集团总裁,任总。”

    任尤州看着面前长相出挑,神情有些散漫的人,虽然手机里见过几次,但倒还真的没想到会见到真人。

    他听着助理的介绍,挑了挑眉,颔首表示,“任尤州。”

    盛瑜点点头算回应,淡淡唤了一声:“任总。”

    简短的礼貌问候完,两位男人很自然的一左一右相错经过对方。

    跟着盛瑜离去的唐志文瞥了一眼身后的背影,小声感概了一句,“这么年纪轻轻就是总裁了,人才辈出啊。”

    盛瑜半搭着眼,漫不经心问:“当总裁好?”

    “废话,有钱有势,女人不断,不好?”

    盛瑜听到他话里的词,抬了抬眼。

    唐志文见他明知故问,“我也就奇怪,你怎么就不要这总裁位子?”

    据他所知,如果面前这位爷开口要的话,整个华宣,大半个娱乐圈都是他的。

    盛瑜闻言,扬起惯有的不淡不咸的语调,笑了声,“因为我懒啊。”

    唐志文:“……”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挺有自知之明的盛少爷慢悠悠的走去和伍洋确定专辑工作。

    前几天专辑的mv拍摄已经定好,但是宣传照有点问题,伍洋那边在定方案构想,意思是缺少特点。

    唐志文在旁边听着,低头注意到桌上的照片都是各色人物的眼睛。

    “我还在筛选,你有想法也看看。”伍洋侧头对盛瑜说了句。

    盛瑜大致略过图片,脑海中忽而浮现出了他见过的一双带着疏离的浅褐色眸子。

    他垂眼,没说话。

    之后两人又确定了一遍方案,盛瑜下班直接抛弃了唐志文,一个人去吃饭了。

    他人走到电梯里,楼层到达后“叮”声响起。

    他提步向前,驾轻就熟的左转往餐厅方向走,可才刚走几步,对面的电梯忽而打开。

    盛瑜抬眸看见一对男女从里头走了出来,心里忽而闪过几个字。

    俊男美女,还挺般配的。

    他表情平静,迈步向前。

    -

    餐厅内的背景音乐幽幽响起。

    三人卡在半道上有些显眼。

    任尤州站在原地,视线在身旁的男女身上移动着,颇为有看戏的模样。

    刚刚他确实没看到盛瑜,只是想起了早上的事,随口一问。

    但可能一般在背地里说人家的时候,这当事人总会出现的定律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所以巧了,情哥哥就这么出现了。

    季清晚不确定盛瑜有没有听到她说得话,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想法,反正她想死。

    两人对视着,盛瑜看了她几秒后,平静的移开视线,看向一旁的男人,淡淡道:“任总。”

    任尤州回礼问候,“盛先生。”

    季清晚微微回神后,听见两人自然的对话,轻皱了下眉。

    她偏头看了眼任尤州,有些疑惑。

    两人认识?

    然而任尤州根本无视她,反倒笑了一声开口问,“盛先生一个人?”

    盛瑜语调半抬不抬:“任总,看不出来?”

    就他一个人站在这儿,还能有几个人。

    “那相遇也是缘分啊。”任尤州笑着胡扯,“盛先生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拼个桌?”

    话说完,任尤州完全不看季清晚的眼神,保持镇定笑着。

    不要猜都知道,她肯定在口吐芬芳。

    盛瑜闻言也有些意外,眼睑抬了抬,慢悠悠问:“拼桌?”

    任尤州点头,“对,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

    盛瑜扫了眼他的笑容,偏头看向没说话的季清晚,淡淡问:“你怎么想?”

    突然被他发问,季清晚对上他那双眼,淡定从容道:“一个人会自在点。”

    潜台词是我介意,不拼桌。

    很直接。

    盛瑜眉梢微扬,慵懒的笑着“嗯”了一声,“听你的。”

    三个字伴随着低低笑意,轻轻飘来。

    有些令人遐想。

    季清晚微愣,下一秒,许是盛瑜也意识到这话有歧义,他接了句。

    “听你的建议。”

    季清晚没说话,而一旁的任尤州听着两人的对话,嘴角的笑意添了点意味深长,“好,那我们也不勉强。”

    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