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x2(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家每半年都要来一次寺庙祭祀祈福,时间具体不定,看当家老太太的心情而定。

    而季家本就是御音寺的常驻香客,原本客房是已经分配好的,但这季清晚突然过来没打个招呼,而且还选了个偏远的房间。

    不巧,和盛瑜撞上了。

    僧人知道季清晚的身份,到她面前解释了一遍事情由来。

    季清晚也明白是自己的错,点头正打算搬出房间,院内的男人出声打断她,“不用搬了。”

    他的声音有些低醇,透着磁性,但语调却总是带着懒懒的味道。

    季清晚动作一顿,抬眸看向他,有些不解。

    盛瑜看了眼她旁边的空房,随意道:“我住隔壁。”

    僧人闻言自然的看向季清晚,询问她意见。

    “我没问题,这位先生觉得可以就好。”季清晚站在门前回答。

    盛瑜闻言抬眸扫了眼,她已经摘下口罩后露出的面容。

    长相可以说得上是惊艳,未施粉黛的五官精致立体,但特别是她那双引人的眼睛。

    浅褐的眸色,睫毛顺着眼尾上挑勾着,气质清纯中又添了一丝娇媚,平常看人时明明是挺淡的几眼,却带出了诱人的味道。

    盛瑜难得意外的觉得有些眼熟,但懒得多想,对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后,迈步慢悠悠的往隔壁房间走。

    季清晚看着他关上房门,侧头对着僧人打了招呼后,也退回了房内,她单手阖起门后,忽而意识到什么,顿了顿。

    她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把口罩摘下来了,但刚才那男人平淡无奇的反应也不像是认出她来的样子。

    季清晚歪了下脑袋,有些不明白他是没认出她,还是不认识她。

    可她又想了想自己好像也还没火到能让所有人都认识。

    脑子里还在转着,但最终没转过倦意和疲惫,不知何时眼皮开始垂下来,她渐渐睡去。

    -

    夕阳落下,白日的燥热渐渐消失转凉,夜间山顶的气温变化幅度较大,山间吹来的风也带着几分冷意。

    季清晚是被冷醒的,她睁眼察觉到自己正蜷曲着身子躺在地上,身上没半点遮盖的被子,难怪会觉得冷。

    屋内的光线很暗,没有灯光照明。

    季清晚吸了吸鼻子,起身搓动着双臂,走到墙边去开灯,手指触到按下开关。

    “啪嗒”一声落下,可屋内毫无变化,视线依旧昏暗。

    季清晚眨了眨眼,重新按动了几下照明开门,但灯泡还是没有反应。

    停电了?

    季清晚有些怀疑的打开门往外头看,就见庙内四周灯火通明,周围的房舍都亮着光,黑暗的就只有她的房间和……隔壁房间。

    她猜到了可能是自己这儿的灯泡老旧失效了,而隔壁那儿也没亮灯,她还真的有点不知道因为什么。

    季清晚转身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了。

    她也不急着去找僧人解决问题,索性坐在了房门前的台阶上,翻看自己未读的信息。

    而看到夏夏给她发的信息时,她笑了。

    【晚总,你去哪儿嗨啊?】

    这句发完,可能是因为没收到她回复,夏夏又发了一条。

    【晚总,蹦迪不好啊,一夜情不好,我们还是做个安静的美女,别去蹦了吧。】

    季清晚觉得自己这小助理永远能给她带来笑点,她单手在屏幕上点了点,回了个表情包。

    【三天三夜,不醉不休jpg】

    夏夏这边收到明显误会了,连忙给她发信息,【晚总!你真去蹦迪啦?!】

    季清晚撑着下巴,【没有,我睡觉都来不及,还蹦什么迪。】

    夏夏:【你肯定去蹦了!你是不是中场休息给我回的信息!】

    季清晚轻笑一声,【你脑洞为什么这么大?】

    夏夏:【晚姐,说真的,您可千万别再给我搞事情,特别特别是和男人闹出绯闻什么的事,我还想活命的!!】

    季清晚挑眉看着这一串字符,特别扫到里头的男人两个字,自然的想到现在离自己最近的隔壁少爷。

    不过说实话,她在娱乐圈里这几年也是见惯了帅哥美女的,但今天这男人的外貌真的有让她眼前一亮的感觉。

    也不知道这少爷是干什么的。

    她想着低头正要回复夏夏,忽而察觉到一道细微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听着像是开灯的声音。

    她拿着手机等了几秒,也没见里头的人出来,最后想了想还是起身往他的房间走去。

    季清晚站在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等待期间,她低头看了眼时间,刚扫到屏幕数字,屋内的人发问:“谁?”

    “是我。”季清晚顿了顿,又添了句,“隔壁的人。”

    话音落下,没几秒面前的门就被人拉开,屋内的昏暗在外头的灯光照射下有些清晰。

    男人站在门边,看着外头的光,表情似乎有些不解,还有点不爽,眉头微微蹙着。

    他的鸭舌帽已经摘下,光影洒在他利落的短发上,那双眼睛微垂,瞳仁漆黑,明显透着几分清冷的疏离和不耐。

    而他睫尾极长微微上挑着,又染上了莫名随意的慵懒。

    有些捉摸不透。

    “有事?”盛瑜垂下眼睑看她,半搭着腔调,嗓音带着懒懒的沙哑。

    季清晚微抿了抿唇,思索着抬手指了指自己房间,“我房间的灯泡坏了,看你这边没亮灯,想问一下你的坏了吗?”

    “哦。”盛瑜闻言了解了情况,不紧不慢道:“差不多坏了。”

    季清晚:“……”

    什么叫差不多。

    她的疑惑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见他身后昏暗屋内的灯泡忽而亮起,故障性的一闪一闪,折光刺眼至极。

    季清晚下意识眯上眼睛,而盛瑜似是对这情况挺熟悉的,偏头看了眼天花板上灯泡,评论了一句,“还挺会抓时机的。”

    季清晚看着那刺眼的光,微微皱眉,“一直都这样吗?”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