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x1(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清晚也没解释,单手拦住了过路的出租车,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后,低头朝着司机报了地名。

    出租车冒着尾气扬长而去,夏夏在原地目送她离开,当时心里只升起了一个念头。

    完了,晚总要去蹦迪。

    -

    傍晚时分的天有些暗,远山飘荡的晚霞环绕着山顶的寺庙,映红中带着微黄。

    山道上行人已经渐渐消散,出租车缓慢行驶着往上,却上不了山路,最终停在了山脚路口处。

    “小姐,不好意思啊,这边不让车开,你只能自己上去了。”司机转头抱歉道。

    季清晚摇摇头,“没关系,谢谢。”

    她付完钱下车,单手拉着行李箱,微微仰头看着面前那段平缓的长坡山路,有些头疼。

    她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老实的拉着箱子慢吞吞的往上走,起步时她还觉得箱子挺轻的,可走过那段长坡路后,她明显觉得脚步有些吃力。

    再坚持走了几步后季清晚放弃了,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抽了才会过来。

    她呼出一口气,抖了抖有些酸涩的手,准备给庙里的人打电话,叫人出来帮她提一下行李。

    季清晚低头点亮屏幕,翻到通讯录的一刻,忽而听见很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余光瞥见身侧走来一人,她下意识抬头看去。

    男人身影修长,山边映红霞光洒在他的身后,暗色系的风衣被照的有些亮。

    而黑色鸭舌帽下压挡住了男人的面容,隐约间只能看到他的细薄唇瓣,削瘦线条透着锋利的下颚。

    季清晚站在原地捏着手机,看着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有些讶异。

    盛瑜看着面前全副武装的女人,鸭舌帽,口罩一件件的,他眉梢单挑。

    抬头看了眼前头还有一段的山路和台阶,再看这儿莫名其妙拖箱爬山的女人,他微微垂眸扫了她一眼,“要上去?”

    男人的话语随着他的动作,让季清晚看清了他帽檐下的眉眼。

    微暗的光线,在他眼窝下投着淡淡阴影,微微低垂的眼睑,眸色深黑有些平静,表情很淡。

    季清晚一愣,及时回神后默默点头。

    盛瑜见此,瞥了眼她手边有些麻烦的行李箱,声线淡淡:“需要帮忙?”

    季清晚看着他还是默默点头。

    她觉得现在这情况,还真的不能客套说自己可以。

    盛瑜见了她几次都是点头没发声,单手替她接过行李箱,下巴朝前头方向扬了扬,压着声线,“走吧。”

    季清晚看着他的动作,微微点头,抿了抿唇,“谢谢。”

    口罩盖着她的声音,有些沉闷沙哑。

    盛瑜闻言抬眼看向她,眉梢微扬,语气有些漫不经心,“还以为是哑巴。”

    “……”

    让您失望了。

    无语了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只有轮子摩擦地面的轱辘声作响。

    季清晚在前头走了一段路后,还是有些担心转头,轻声问他,“会不会有点重,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这问题有点多啊。”他懒散的笑了,勾着点音问:“重和休息,你让我回答哪个?”

    季清晚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也刚巧两人已经走到了寺院台阶前。

    盛瑜站在她身侧,微微抬头看着面前不长不短的台阶。

    季清晚计算了一下,觉得这提着行李可能有点难走,想着说她和他两个人一起抬着上去。

    而男人却敲着行李杆,慢悠悠的开口,“你先上。”

    季清晚闻言瞬时止住了嘴边的话,顿了顿。

    但听他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矫情扭捏,迈步拾级而上,时不时侧头看一眼后头的男人,见他单手提着行李,挺轻松的样子。

    她也没再多看,老老实实的提着步子。

    台阶数不多,季清晚数了,有十二个。

    她跨完最后一个,站定在平台上,盛瑜正好也提着行李上来,单手放在原地推给她。

    季清晚连忙接过,抬头朝他颔首道谢,“麻烦你了,谢谢。”

    面前女人被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只露出了她那双浅褐色的眸子,还折着光。

    盛瑜与她对视了几眼,不在意的收回视线,单手揉了揉手腕,懒散的应了一声,“顺手而已。”

    言罢,他也没等季清晚回复什么,径自转身往寺庙内方向走。

    季清晚站在原地愣了愣,回神拉起行李杆提步跟在他身后。

    前头的人步伐不疾不徐,慢悠悠的,像是出来游玩参观,有时还听见他低叹一声,像是在做什么欣赏赞同。

    完全是一副少爷懒散自在的模样,怕也不怕什么,就只是出来游山玩水的。

    季清晚心内猜着可能是哪家的帅气宝贝儿子,但也没多想,走了几步后她熟练的转身往偏殿后的客房走。

    可能是已经得到消息,季清晚老远就看到了季家的管家。

    “大小姐。”

    管家瞧见快步上前问好。

    季清晚点头,“他们人呢?”

    “老夫人在休息,其余人在听佛经礼诵。”

    “佛经?”季清晚笑一声,指尖敲着行李,慢悠悠的开口,“拜了这么多年,我也没见过佛保佑过谁。”

    管家闻言,微微垂头没有回话。

    “我去休息,如果他们提起我,就说我还没到。”季清晚留了一句,转身随便往殿内最角落的一个房间走去。

    房门关上,季清晚没管行李,也不想铺床,直接就躺在了干净的地上,疲惫的身子瞬时得到舒展,她长叹了一声。

    她躺了一会儿,想着干脆就这样睡下去算了,可外头忽而传来了几道对话声。

    什么住宿,游玩。

    季清晚只能听见几个词汇,而声音由远及近,听着好像在接近她的房间。

    季清晚眼睑微动,睁开眼起身,感受到外头的脚步接近,她走去轻轻推开窗户,一眼就瞧见了屋外戴着鸭舌帽的男人。

    他站在桃花树下,身姿高挺,正在和寺内的僧人说话,似是察觉到什么。

    他侧头,目光略抬,看到窗边的人影,眉梢单挑,声音带着慵倦,“这是要……男女同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