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x1(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岂止钟情》

    岑利文

    桌上的水壶开了。

    煮沸后壶口冒着热气,白雾腾腾,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季清晚坐在位置上,微微闭眼仰着头让随身化妆师卸妆,耳边听着小助理喋喋不休的声音。

    “晚总,别的先不说吧,我知道您人美心善,一心想着成为社会接班人,提拔提拔后辈人才可以,但是您下次能不能——”

    “夏夏。”

    突然被她喊了一声,夏夏一脸茫然,“怎么了?”

    季清晚半搭着眼,懒洋洋地提醒一句 ,“后面水开了。”

    夏夏闻言一愣,下意识点头,“哦,好,我去。”

    她边说着边起身,屁股刚离开凳子十厘米,忽而觉得不对,立马重新坐下,皱眉看向季清晚,“不是,你别扯开话题,刚刚在台上的时候,主持人的话题明明都往你这边带了,你怎么能直接就避开给别人呢?”

    今晚录制的采访节目,在同一类栏目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别人都巴不得能上,而季清晚凭着正红的名气上是上了,主持人也明显在给她镜头提问,可季清晚偏偏把机会让给同剧组里的新人。

    夏夏在台下看得心拔凉拔凉的,整个人都要绝望了。

    “好了。”

    身旁的化妆师卸完妆示意季清晚可以了,季清晚微微睁开眼,朝她道了声谢,化妆师笑着摆手,提着自己的箱子离开。

    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

    季清晚侧头看着夏夏还有些愤愤的表情,不紧不慢道:“那个问题根本就是明知故问,我如果回答了你不觉得很傻吗?”

    下午主持人明显就是在给她胡乱凑机会,提的问题不是问她主演的身份是什么,就是问她在电影的结局是什么?

    季清晚当时坐在台上差点没翻白眼,心内道你瞎的吗?没看见电影宣传片上我的死相?

    夏夏被她问得一噎,回神还要说她,季清晚侧头看了眼镜子里映照的自己,忽而皱眉轻轻“啊”了一声,“夏夏,我觉得我好像被灯光烤黑了。”

    这问题有点严重,牛奶肌肤这个称号可不能破。

    夏夏闻言立即瞪眼,凑近她白皙的脸颊,急忙问:“哪儿,哪儿变黑了?”

    季清晚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慢悠悠的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睑底,“这儿。”

    夏夏瞧见她所指的位置,无语了。

    “你这什么表情?”季清晚指尖点着自己的黑眼圈,挑眉道:“这可是我的辛劳付出。”

    “您是辛苦,可我也要死了。”夏夏闭眼,欲哭无泪,“我晚上肯定要被王姐骂死,怎么办。”

    王姐是季清晚的经纪人,平常就叮嘱过夏夏要盯紧季清晚,不要让她搞事情,奈何这人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季清晚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无所谓道:“王姐要骂也是骂我,你别担心。”

    话音落下,她抬手揉了揉酸涩的眼角,半眯着眼睛,“先不管这个,我快困死了,能不能先送我回家休息。”

    这几天正好在宣传新戏,连轴转的行程安排,季清晚基本上每天都只睡了几个小时,现在好不容易结束了,她还真没有想和小助理讨论这个没必要的问题。

    夏夏察觉到她的疲惫,连忙点头,“好好,晚总,咱们身体休息比较重要,我马上让司机在外面等!”

    季清晚闻言起身向门边走,夏夏叮嘱完司机后,走在一旁替她打开化妆间的门。

    两人正准备往外走,不巧被外头的人挡住了去路。

    夏夏瞧见来人一愣,男人宽肩窄腰,身姿高挺,长相偏斯文型,白白净净的还有些少年感。

    苏泽扫了夏夏,视线转到季清晚身上,低头打了声招呼,“前辈好。”

    季清晚正打着哈欠,扫到前头的人影,无精打采的掀了掀眼皮,没什么情绪的看向他。

    苏泽忽而对上她那双眼睛,愣了愣。

    淡褐色瞳仁在光下犹如一颗琥珀,清澈透亮,眼尾微勾着,配上她天生带有的倦意,宛如那自带贵气的波斯猫。

    网上流传,女神季清晚有一双独特的眼眸,与她对视时会被她勾走人心。

    季清晚看清是他,倒是有些意外,“有事吗?”

    苏泽闻言回神连忙解释自己的来意,“前辈好,谢谢前辈刚才在台上的照顾。”

    他比不上季清晚的女神名气,这次参演电影的角色也只是男三,原本也就没什么存在感,他没想到下午季清晚居然把话题转给了他。

    但不管什么原因,他总要道声谢。

    季清晚闻言,挑了下眉,下午那事完全是因为她懒得回答,也没有什么特意照顾的成分在,但既然人家都误会,这也不可能自己打脸,她淡笑回了句,“不用谢,以后好好努力吧。”

    苏泽乖巧的点点头,“谢前辈,我会的。”

    季清晚顺着他的话,毫无压力的应了一声,“嗯,别辜负今日我对你的期望。”

    苏泽愣了愣,期望?

    夏夏在一旁听着自家艺人的瞎几把乱扯,没忍住出声解释,“不是,我们晚总的意思就是好好努力,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话音落下,她朝苏泽打了告别的招呼后,拉着季清晚就往外走。

    保姆车已经停在电视台外,季清晚坐进后座内,夏夏催着司机发动车子,转头又开始揪着她说刚才回话的不对。

    季清晚懒得听,索性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假寐,耳边听着小助理絮絮叨叨的声音一阵后,察觉到自己衣兜内的手机铃声忽而响了响。

    她伸手摸出手机,看着上头一连串的未读信息,半搭着眼翻了翻,视线忽而扫到一条,她顿了顿,开口唤了句,“夏夏。”

    还在小声嘀咕的夏夏一停,“嗯,怎么了?”

    “停车。”

    “啊?”夏夏没反应过来。

    季清晚阖上眼皮,“停车,这几天我不回公寓。”

    夏夏愣了愣,示意司机靠边停车,季清晚随手拿起帽子和口罩,拉开车门下车。

    “给你放几天假,如果有什么事给我发信息就好。”

    季清晚戴着帽子,弯腰接过夏夏递来的行李箱。

    夏夏还有些迷茫,“不是,晚总,你不回公寓,要去哪儿啊?”

    季清晚单手拉着行李杆,指尖在上头敲了敲,勾唇漫不经心的开口,“去嗨啊。”

    夏夏瞪眼:“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