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忍辱负重的深情师叔(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子然说完那句话, 狠狠心转头就走,把小祁霄一个人丢在那儿。

    他冷酷的关上门,然后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 在屋子内来回的踱步, 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太凶了?有没有吓着孩子?而且小祁霄现在在做什么?林子然好奇的不得了, 但又只能忍着不出去看, 可真是为难坏他了!

    小祁霄好不容易跟上林子然,结果才一进来就被丢下,并被告诫不要轻易出现在对方面前……

    不由得表情惶然。

    他来的时候听师祖说, 兰君河是他母亲的师弟,也就是他的师叔……他满怀希望的等待这位师叔, 想着师叔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见到师叔的第一眼,就被师叔惊为天人, 师叔长的这么好看, 就像是天上神仙一样……

    原来他其实不是孤身一人……

    这里是他母亲的师门,也是他如今唯一的容身之处。

    可是那时候的他,并未想到, 师叔有可能不喜欢他……

    这让小祁霄感到十分沮丧不安, 还有些茫然无措, 他不过是个外来者,如果这里的主人不欢迎的他话, 他应该怎么办呢?

    这注定是个难熬的夜晚。

    两个人都非常的忐忑不安!

    因为担心祁霄。

    林子然第二天一大早就醒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才7岁的孩子,骤然失去父母亲人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地方, 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还对他这样冷漠,这孩子不会想不开吧!而且他找到住的地方了呢?

    他推开门, 这会儿天才蒙蒙亮,林子然走到前面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小小男孩拿着扫帚在打扫院落,那扫帚比他的个头还高,他拿着非常的吃力,但还是认真的把地上的落叶全部都扫到了一边,见到林子然出来,立刻露出一个乖巧腼腆的笑容:“师叔您醒了。”

    黑亮的眼睛像只小奶狗,用希冀讨好的目光小心翼翼的望着他。

    林子然:“……”

    【林子然:怎么办他真的好懂事好可爱啊呜呜呜呜呜!而且怕我不喜欢他天还没亮就起来扫院子,其实我不需要他做什么的呜呜呜呜呜!QAQ】

    【系统:……淡定。】

    【林子然:他才这么小,又刚刚失去了亲人!真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像根草!以前在家也是备受宠爱的吧,现在却不得不寄人篱下看人脸色呜呜呜呜真是太可怜了!】

    【系统:……】

    林子然差点就同情心泛滥,用尽了最大的努力才维持平静,一副冷淡的样子直接从小祁霄身边走了过去。

    他没有忽略男孩失落委屈的表情,但还是狠狠心没有回头!

    这里到处都是幽池的眼线,着实大意不得啊!

    林子然离开那里,转头就去了经阁。

    幽兰境的经阁收集了很多功法,既然要教导好孩子,自然就要给他准备一套合适的修炼功法了!

    而且祁霄身具百年难得一见的灵骨,是个修炼奇才,正因为稀罕少见才引起了幽池的觊觎,这是他的运道也是他的劫数。

    如果不是因为体质特殊,可能就会直接被幽池给杀了,虽然有了这特殊的体质,让他暂时活了下来,但也很有可能被幽池夺舍,最后落到魂飞魄散的地步。

    林子然有剧本在手,倒不是很担心发展到那一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辅助祁霄修炼,增强他的修为,这样他才能在幽池出手的时候有一搏之力,最后反杀幽池!

    他要来给他的小宝贝制定育儿计划了!

    林子然老父亲附体,在经阁看的特别认真,自己考试都没有这样努力过!在系统的指导下恨不得把经阁的功法全都给翻上一遍!

    这么一看时间过得特别的快。

    兴致勃勃的给孩子制定了ABCD个学习方案,林子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他见小祁霄不在院子里,十分疑惑,于是询问仆从祁霄去哪里了,仆从道祁霄今日一整天都在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

    林子然这才一惊,他出去了一整日没有管这里的事儿,祁霄该不是饭都没有吃吧……?

    林子然问道:“他今日吃了些什么?”

    仆从神色恭敬:“什么都没吃。”

    果然!

    这里是自己的地盘,祁霄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是个孩子,恐怕就连下人都会怠慢了他,没有谁会想到要给他准备吃的,这事儿是自己疏忽了。

    一想到可怜的小宝贝一天没吃饭了,林子然着急的不得了!但是他又不好直接去喊祁霄吃饭啊,想了又想,吩咐仆人道:“摆饭吧。”

    仆人知道这是林子然自己要用晚膳了,恭声应是。

    林子然坐在院子里,很快晚饭就被准备好了,倒是还算丰盛,不过今日因为念着祁霄,所以吃起来也有些心不在焉的,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仆人守在一侧,正准备将剩下的撤下去,林子然忽然开口道:“这些剩饭扔了也是浪费,给那孩子送去吧。”

    虽然是些剩饭,但其实林子然吃的不多,还剩下一大半,也都还热着没有凉。

    仆人从不质疑林子然的命令,在幽兰境,每个人的地位都是自己拿命挣来的,兰君河混到这个地位,虽然搞不定幽池这个老东西,但也绝不是随便什么下人也敢忤逆他的,相反,在不少人眼中他恐怕还是个煞神呢……

    不听他的话,很可能下场就是死。

    仆人将剩下的饭菜给祁霄送了过去。

    小祁霄不敢离林子然太近,就找了个偏远一点的屋子住下,因为平日里这里只有兰君河一个人居住,也没有客房之类的,这屋子里面连张床都没有,空荡荡的摆放了些杂物,他昨夜便是在这里窝了一晚上,又冷又饿,可是又不敢去打扰林子然……

    第二天一早起来打扫院落,也是抱着讨好林子然的心态,既然寄人篱下,自然就不能再同在家里一样,这里没人爱他护他,爹娘都死了,阿嬷阿叔也都死了,家里的每个人都死了……

    他是唯一活下来的。

    可想要活下去,真的很难很难……

    小祁霄饿了一天一夜,后来实在是没力气了,林子然又一整日没有回来,只好回到屋子里,他昏昏沉沉的睡着,恍惚间看到门被推开,他将眼睛睁开了一道缝隙,本以为是兰君河来了,谁知走进来的是个面无表情的仆人。

    祁霄眼里的光芒黯了下来,他不知道师叔为什么不喜欢他,也不知道怎么才可以讨好他,让他喜欢自己……

    就在这时,那仆人将食盒放在地上,冷冷道:“主人让我送给你的,吃吧。”

    祁霄眼睛又亮了亮,师叔难道还是想着他的吗?

    他连忙打开食盒,一看是几碟剩菜,心里顿时有点难过,心情像是坐了过山车一般,一上一下的……但是转念一想,如今有吃的就不错了,还挑剔什么呢?

    何况虽然说是剩菜,但看起来不是那么糟,很多菜都剩了大半,干干净净的,看来对方也只吃了几口而已。

    祁霄饿了那么久了,顾不得那么多,小小孩子食量倒是不小,很快就狼吞虎咽的扫光了!

    仆人见他吃完,面无表情的收起食盒,转身就走。

    祁霄吃饱了,身子也有了点温度,不是那么的冷了,又靠墙一卧就睡了。

    …………………

    林子然站在屋内,心道这会儿小孩应该已经吃了吧?

    不行,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林子然打开剧本看了看,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启新剧情!

    兰君河迫不得已亲手杀死所爱,日日夜夜面对心爱之人的孩子,心中又是愧疚又是痛苦,但又不敢表露出对祁霄的关怀,一是不敢让幽池发现端倪,二是不想让祁霄知道真相。

    于是兰君河戴上了面具,以另一个身份私底下悄悄关照祁霄。

    没错,这家伙还挺精分的!

    他一面用兰君河的身份对祁霄诸多折磨,各种打压,但是私下又用另一个身份对他处处关照。

    想到就做!

    林子然在屋子里找了找,翻箱倒柜,就在他差点怀疑人生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个黑色面具!

    【林子然:没想到这游戏道具准备的挺充分的……】

    【系统:那是当然。】

    林子然拿着面具看了又看,心道这可是个很重要的道具啊!刚才他差点以为找不到呢,现在终于放下心来,有了这个,自己就可以放心的接近祁霄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