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和皇帝做情敌的日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齐宣手指修长白皙, 这是一双抚琴握笔的手,看似纤细柔弱,但此刻拿着刀却稳得很。

    封元崇脸色难看极了。

    虽然禁军看起来人多势众,但眼看封元崇落入了封元极的手中, 俱都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对峙之时, 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一群黑衣身着盔甲的人马团团将禁军全部围住!

    封元极率领一部分精兵悄无声息的,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劫狱,先一步抓住了林子然和齐宣, 又利用齐宣控制了封元崇, 并拖延时间等到了他的援军过来!

    封元崇看着这一幕。

    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已经败了。

    自己借太后大寿召回封元极,生了除掉封元极的心思,但封元极早已有所准备, 暗中将他的心腹手下分散开来, 悄悄潜伏在京城中,又将齐宣送到自己的身边,他早已暗中准备好一切……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

    这个合适的时机,便是今天。

    他知道自己放不下林子然,不会坐视不管, 所以先一步抓住对方, 引自己出宫围杀,又趁自己心神不备下手!

    好一个机关算尽,步步为营!

    封元极神色冷冽,眸光如鹰隼般锐利, 举起手中剑,发出一声低沉厉喝:“杀!”

    黑衣甲士应声而动,毫不犹豫的杀了过来!那群禁军群龙无首,混乱之中只能匆忙应对,双方厮杀战况惨烈!但很快禁军就死伤惨重。

    封元崇定定看着眼前一幕,双眸中满是怒意痛意,捂着腹部的手微微发颤,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下来。

    其实他并没有完全信任齐宣,但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齐宣已经和封元极联手。

    所以,齐宣早就知道自己不是真的喜欢他,甚至早就知道了自己要灭安河国的计划,于是一直不动声色的潜伏在自己身边,伺机给自己致命一击……

    是他输了。

    林子然站在那里,虽然一开始十分震惊,后来就有点麻木了。

    每当他以为剧情已经够崩的时候,剧情还能崩的超出他的想象……封元极竟然真的谋反成功了!

    为什么?

    蝴蝶效应吗?

    是因为谋反提前了?还是因为齐宣的反水?

    不对……封元极既然和齐宣是一伙的?为什么原剧情里面他却失败了?

    林子然有很多想不明白的。

    他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远远看着前方的封元极,神色复杂。

    这一场厮杀,开始的快也结束的快,等结束的时候,只残留遍地尸骸和鲜血……

    封元极收剑入鞘,他的脸上也溅上了鲜血,更显得冷厉非常,锐利视线扫过林子然,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轻声道:“委屈你了。”

    林子然微微一怔,很快明白了封元极的意思。

    齐宣挟持着封元崇,几个士兵押送着林子然,一行人全部连夜入了宫。

    这一夜宫中不得安宁,彻底通明。

    不过一夜之间,这座皇城便换了主人。

    林子然被送进了一个院落,随后大门紧紧关上,几个士兵看守在门口处。

    看来这皇宫中,也不乏封元极的眼线。

    林子然想了想,如此也难怪当时封元极能在宫中来去自如,还有齐宣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打断封元崇,这其中恐怕也少不了封元极的手笔,否则单凭齐宣一个质子,在这里又人生地不熟的,如何能做到这般消息灵通呢?

    原来在那时,这一切就有了端倪,自己竟还奢望齐宣有一点喜欢封元崇……

    果然自欺欺人要不得啊!

    【林子然:系统,这游戏的隐藏剧情有点坑:)】

    【系统:……唔。】

    ………………

    林子然被关了起来。

    真是想不到啊,跑出去转了一圈,咋又被关回皇宫了呢?

    不过这次应该不会很长时间吧。

    林子然其实蛮理解封元极的举动的,毕竟这种关键时刻,封元极不信任自己也可以理解,自己可曾经是封元崇的心腹啊……

    站在其他任何人的角度看,自己都是封元崇的人,按理说他就是直接杀了自己都不为过。

    这天林子然坐在院子里,忽然迎来一个不速之客。

    齐宣。

    林子然看着齐宣,心情也是十分复杂。

    这几日他着实闲来无聊,又把剧本重温了一遍,然后发现果然很多坑……越看越觉得齐宣不简单。要知道原剧情里面,他才是那个最大赢家……

    林子然觉得问题的关键,恐怕就是出在齐宣的身上。

    原剧情里面在封元崇赐死李暨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封元极才逼宫谋反的,逼宫的战场也不是诏狱而是在皇宫,当时封元崇早有准备,将杀进皇宫的封元极的人尽数斩杀,封元极最后也死在封元崇的手中……但是那场戏里面,齐宣压根没有出场,他是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才出现的。

    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齐宣背叛了封元极,他不信任封元极,又或者暗中和封元崇达成了其他交易,选择站在了封元崇那边导致封元极兵败。

    还有一种可能是封元崇已经发现了齐宣不可靠,提前控制住了齐宣,封元极身死之后,没有任何人知道齐宣和封元极有过密谋,所以齐宣便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用美貌笼络封元崇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不论哪一种,都说明齐宣之前的一切都是伪装,他从来不像表面看起来这般简单。

    齐宣是封元极专门给封元崇送上的夺命美人。

    至于为何封元极这次能赢,大约真的是各种机缘巧合造成的吧……

    一旦其中任何一步走错,结果都会截然不同。

    林子然看着齐宣心道,这哪里是白莲花,分明是黑莲花啊!

    齐宣也看着林子然,看出林子然眼底的复杂之色,想必他有些难以面对自己吧……

    他心爱的人背叛了他的君王,是个和反王狼狈为奸的奸细。

    齐宣唇角勾了勾。

    但是我不后悔。

    因为我认为这是最有利的选择,对你,对我,都是的。

    和封元极的交易,是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定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忠诚于封元极了,对于风雨飘摇的安河国而言,这兄弟两人都不值得信任,而他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就是要从绝境中走出一条路来!

    他一开始就知道,封元崇对他的所谓宠幸,都是迷惑和欺骗,他也知道封元极对他的许诺,不过是想要利用他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们在利用我,而我也不过在利用你们,来达到我的目的而已。

    当他意识到封元崇不可笼络,势必要对安河国出手的时候,他就决定继续和封元极合作,而且他相信只要自己帮了封元极,封元极一定会履行自己的诺言,不对安河国出手的,因为——眼前这个人。

    你对我的爱,将是挟制封元极的最好武器。

    对不起,我也利用了你。

    我从来,都不是你所喜欢的那样,那般光风霁月洁白无瑕。

    如果你知道这一切,还会,喜欢我吗?

    林子然抿唇不语,剧情崩到这个地步,按照李暨的人设,就算再喜欢齐宣,恐怕也会心生芥蒂吧?

    一个敌国质子,联合封元极,谋朝篡位弑君夺位……

    怎么看都大逆不道。

    林子然沉默片刻,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齐宣沉默片刻,到底没有问出那句话,他来到林子然面前坐下,微微一笑,眼神柔和:“我担心你无聊,来陪你坐会儿。”

    说罢拿出了一副棋。

    林子然默默看着围棋,我知你是好心,可是这个玩意儿,我——不会啊!

    林子然神色冷淡:“我不需要你担心。”

    齐宣看着林子然,低低一叹,声音轻飘飘的,“你可是怪我骗了你?”

    林子然抿唇,眼底露出一丝痛苦挣扎之色,仿佛依然还爱着这个人,却又无法接受这样的对方般。

    齐宣眸光深深,望着他缓缓道:“我曾同你说过,让你不要靠近我……”

    林子然顿了顿。

    所以那时候,齐宣就什么都明白了,所以才故意冷落疏远自己?

    齐宣垂眸低笑一声,衣袖下手指微微攥紧。

    那时候,我让你不要靠近,你却偏要一再靠近……

    你现在,后悔了吗?

    其实,我们之间一直都很远。

    以前是,现在也是。

    我告诉自己不要对一个不该动心的人动心。

    可最后,为何还是动了心呢?

    齐宣勾了勾唇角,望着林子然道:“我改日再来看你。”

    ………………

    封元极走入封元崇的寝宫,推门而入,寝宫内窗户紧闭,满是缭绕的烟雾,空间压抑而沉闷。

    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躺在床上,面如金纸,气色虚弱。

    太医见到封元极进来,瑟瑟发抖的跪伏在地,颤声道:“皇上伤势过重,臣能力有限,恐怕……”

    封元极声音淡然:“他暂时还不能死,我也不需要你救活他,只需吊着命就可以了,但你若是连这点事也办不好,就和他一同去吧。”

    太医跪在地上,汗如雨下:“臣,臣一定尽力……”

    封元极道:“你出去吧。”

    太医拎着医箱,低头走了出去。

    封元极一步步上前,垂眸睨着床上的男人。

    封元崇双目紧闭。

    封元极望着他嗤笑一声:“皇兄,你这人向来自视甚高,可曾想到会有今日?”

    封元崇慢慢睁开眼睛,那双眼依然沉着威严,他嗓音沙哑:“你为何不杀了我?”

    封元极淡淡一笑:“皇兄你现在可还不能死,我可不想背上谋害兄长、谋朝篡位的罪名呢。”

    封元崇哪里不明白他的想法?视线冰冷,语调讥诮,一字字道:“你想我传位给你,休想。”

    封元极高高在上的睨着他,眉梢微扬,摇头笑道:“皇兄若愿意是最好不过,但若实在不愿也是无妨,你好好享受一下最后的日子吧。”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封元极来到外面,抬头看了看天。

    今日天气不算好,有些暗沉沉的,似是风雨欲来,这些天他一刻不曾停歇,虽然已经控制了封元崇和皇宫,但是封元崇这些年势力根深蒂固,自己出其不意才擒贼先擒王站住了优势,但若是一个处理不好,便可能造成朝局动荡。

    好在现在,大局基本已经安定下来。

    这些年朝中很多人不满封元崇,和他的血-腥镇压不无关系,李暨这些年着实杀了不少人,弄的整个京城风声鹤唳,许多人在家都不敢乱说话,因为封元崇这般斩尽杀绝不留余地的作风……才给了自己可趁之机。

    但若是自己不成事,那些人是一个都不敢站出来的,无非是见自己赢了,有了希望,才纷纷表示愿意拥护自己。

    不过是群墙头草罢了。

    封元极轻蔑一笑,但很快,唇边笑容又渐渐消失。

    有一个人,他不会是墙头草。

    封元极沉默许久,缓步走到一个宫苑前。

    他伸手推开了门。

    俊美男子一身素淡的青衣,坐在院落中品着茶,他眉目低敛神态平静,少了往日的凌厉阴狠,整个人和背景融为一体,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