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豪门狗血文里的炮灰(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蒋煊的呼吸落在他的耳边, 声音低沉磁性,带着温柔之意:“我真的很想你,你以前最喜欢跟着我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林子然瞪着他, 压低声音怒道:“你放开我。”

    蒋煊痞痞一笑, 戏谑的看着他:“你答应我让我追求你, 我就放手。”

    林子然:“……”你这他么是耍无赖!

    蒋煊贪婪的看着男孩的面容, 他已经好些天没有看到他了,此刻再也压抑不住, 低头直接吻了上去, 不顾男孩的反抗,一手掐住他的下巴轻轻一捏,就强-迫他张开了嘴。

    呜呜呜。

    林子然被吻了眼泪都出来了, 嗷嗷嗷嗷, 怎么办啊,他抬脚就踢结果也被蒋煊轻而易举的镇压。

    蒋煊吻着男孩的唇角,视线下移,落在男孩白皙修长的脖颈上,低下头, 轻轻一吻落在他的脖子上。

    林子然感到脖子痒痒的, 男人明显对他起了欲-望,不行……必须自救,等等,他差点忘了蒋煊的弱点了!

    原剧情里面宁柏第一次和蒋煊分手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蒋煊的未婚妻啊!

    自己竟然把这么重要的线索给忘了!虽然那什么未婚妻根本没出场, 但蒋煊有未婚妻的事情,跟着他混的人哪个不知道?!

    林子然睫毛沾着泪珠,他忽然哽咽一声,用悲痛隐忍的语气道:“煊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能接受你吗?”

    蒋煊听到男孩语气变了,怜爱的抬头望着他。

    林子然眼神带着控诉,仿佛备受屈辱,他道:“我不想做一个第三者!而且如果宋小姐知道了我的存在,你认为她会放过我吗?”

    蒋煊终于动作一顿,表情微微凝固。

    林子然泫然欲泣:“你根本没有想过这一点对吗?你对我,只不过是产生了一点兴趣,想要玩玩而已……”

    蒋煊心头一沉,连忙道:“不是的……”

    林子然:“那你就先去解除婚约再来找我吧!”

    蒋煊:“……”

    林子然见蒋煊终于无言以对,表情十分悲伤,内心给自己比了个V,蒋煊为何在原剧情里情路如此坎坷?宁柏凉薄是原因之一,但是他身边扯后腿的猪队友太多了啊!他未婚妻不好惹,他老爹也不好惹,他家里人和朋友也不好惹……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只不过现在剧情崩了,自己把这些事给忘了而已!想当初他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还准备以后吃瓜看热闹呢……幸亏给想起来了!

    害,自己傻了才和蒋煊硬碰硬。

    自己只需要给他点希望,暂时稳住蒋煊就行,他不去解除婚约自己便可以理所应当的拒绝,他如果真的要去解除婚约……嘿,等他搞完自己早就走了去下一个世界了!

    蒋煊看着男孩泛着泪光的双眼,心又软了,自己刚才差点又因为冲动犯错了,他松开林子然的手,将他抱在怀里,怜惜的道:“别哭了,我不会让她动你的。”

    呵,大男人主义!

    林子然垂着眼睛,道:“你会和宋小姐解除婚约吗?”

    蒋煊迟疑了片刻,道:“给我一点时间。”

    林子然立刻撒泼,红着眼睛道:“我是不会和有未婚妻的男人交往的,还是说你根本没有打算认真和我交往,只是打算把我养着玩一玩?”

    蒋煊对林子然的步步紧逼感到头疼不已,他无奈的道:“别瞎想,我对你是真心的,她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呵呵给时间想办法?臭男人,这点小伎俩也能忽悠我?

    林子然定定道:“我该回去了。”

    蒋煊不舍得松手,在他耳边厮磨:“那我明天再来看你,嗯?”

    什么,你明天还要来?!

    林子然脸都白了。

    就在这时宁柏终于找了过来,他本来是想看看林子然,谁知上了楼才知道他不在,于是便下来寻找,因为听到动静寻了过来,意外发现男孩和蒋煊纠缠在一起。

    眼看男孩眼眶泛红,一副刚被强吻过的样子,宁柏心中怒极,他极尽克制才没有在男孩面前露出可怕的一面。

    宁柏眼神冰冷的看着蒋煊,“我好像说过,让蒋总不要再纠缠他。”

    蒋煊却浑不在意,上次你不过是仗着男孩喜欢你而已,但现在你可是他最恨的人呢……

    蒋煊挑眉一笑:“怎么?你们都分手了还管的这么宽?”

    宁柏脸色一冷,但他很快沉声道:“我是他的哥哥。”

    蒋煊一怔,随即露出荒谬好笑的眼神来,宁柏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谁不知道路茂丰和路晓东关系不好,向来不怎么在乎这个孩子,否则也不至于容许他整天在外鬼混,冯琬又是个疯子,心心念念的都是亲生儿子,根本不管路晓东的死活……

    路晓东不恨死你就算好了,会认你当做哥哥?!

    蒋煊唇角一挑:“下次多管闲事找个好点的借口。”

    林子然面无表情:“他是我哥哥。”

    蒋煊:“……”

    林子然:“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蒋煊眼中神色变幻,他不认为男孩会认这个哥哥,之所以承认恐怕只是为了躲避自己而已,不过现在宁柏在场,强留也没有意义,不如先暂时让他离开。

    蒋煊松开了手。

    林子然看也不看他们,立刻快步离开!他才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随他们两个掐去,总之别找他就行!

    眼看林子然离开,宁柏用冷锐至极的目光看着蒋煊,缓缓道:“蒋总是不肯放手了?”

    蒋煊同样挑衅的看着他:“难道你打算放手了?”

    宁柏看着他无谓的表情,想到他做的那些事情……蒋煊不可能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他为了打击自己不惜伤害男孩,把他最后的希望和坚持都毁灭了。

    宁柏心中怒意再也遏制着不住,上前一把揪住蒋煊的衣领,厉声道:“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蒋煊眼神也变冷:“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宁柏忍无可忍,一拳打在蒋煊的脸上!

    蒋煊眼中戾气浮现,两人就这样打了起来!恨不得就这样杀了对方!

    蒋煊被打的踉跄一步。

    宁柏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淡色瞳孔中是无比难过的情绪,而之前他甚至都不敢在林子然满前表露出来,因为他总要在男孩的面前装作没有事,装作强大,不想让自己的悲伤传染了他,他希望男孩能阳光快乐积极的活着……

    可是这个人呢?

    宁柏声音低哑,痛苦无比:“你不该这样做的,你知道他有多在乎他的家人吗……”

    那是他最后的希望啊。

    就算路茂丰和冯琬是不够爱他,但只要自己永远不出现,路晓东就还是他们唯一的孩子,至少可以维持住表面的假象,等路晓东毕业了,慢慢长大了,进入社会了,他会接触到更多的人更多的事,也许总有一天他会自己想明白,从那个不爱他的家庭中走出来,去收获真正爱他的人和新的家庭,他还有无限可能……去过着属于他的平凡简单的人生。

    这个秘密本该永远埋葬。

    可是你又做了什么呢?为了一己之私,将他二十年的梦彻底打碎,把血淋淋的事实剖开,让他知道自己为何不被爱,让他知道自己只是个替代品,让他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让他连一点念想都没有了。

    这个年纪的孩子,心智不够成熟,想法容易偏激,万一他承受不了打击出事了怎么办?

    蒋煊看着宁柏这样的表情,微微怔了怔,心头又浮现烦躁的情绪,他冷冷道:“那样的父母不要也罢,他离开他们是好事,我自然可以保护他,在我身边他会比以前过的更好。”

    宁柏神色痛苦,嗓音低哑:“所以,你就告诉路茂丰我的身世,让晓东恨我,这样你就可以趁虚而入了是吗?你根本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蒋煊其实也知道这样做肯定会让男孩受伤,但他有信心控制一切,将男孩趁机纳入他的羽翼之下,让他从此以后都信任依赖他……

    忽然他抬眼,脸色剧变:“晓东,你怎么回来了?”

    林子然站在不远处。

    他之所以去而复返是忽然想起来,这两个家伙万一在这里打起来,闹的不好看,于是准备回来说一声让他们要打出去打。

    谁知道刚好听到这件事。

    果然是蒋煊捅出来的啊。

    石锤了。

    蒋煊望着男孩的眼睛,心不住的坠落,就在之前他还没有这般恐慌的感觉,就像是要彻底失去对方了一般,他没有想到会被听到……

    无可辩驳。

    蒋煊嘴唇动了动:“晓东……”

    林子然面无表情,冷冷看着他:“我想说你们最好去学校外面闹,别在这里打,不过听不听随你们,我走了。”

    说完再次转身离开。

    蒋煊想要上前追过去,去解释,可是自己该如何解释呢?只要这件事不被知道,他认为自己总是有机会的,他也不怕宁柏揭穿他,因为宁柏不被信任……可是这一次,是男孩亲耳听到的。

    蒋煊从未有一刻这样清楚明白。

    他会恨他。

    而他甚至都不敢,现在追过去。

    因为害怕面对男孩绝望愤恨的眼神。

    他真的,做错了吗……?

    宁柏也没有想到会被听到,他一直知道蒋煊是男孩信任的大哥,所以在他遭遇了这样的打击之后,不愿意告诉他这样的事情,雪上加霜,都怪他没有能控制住自己。

    宁柏咬咬牙,还是转身追了出去。

    他实在是不放心。

    林子然已经回到了寝室,看着宁柏担忧焦急的神色。

    他沉默许久,忽的叹了口气,勾起嘴角:“我搬去你家住吧。”

    宁柏错愕的看着他,似乎非常意外林子然会这样说。

    林子然耸耸肩,道:“蒋煊还会再来的,我不希望在学校闹的不好看。”

    这一天天的,都让人不得清净。

    他不想让路晓东死之前,最后留在校园的传说是:勾-引母亲的亲生儿子,让男人为他争风吃醋。

    不想让这些丑闻成为路晓东身上最后的标签。

    他虽然是可以不要脸啦,但还是给路晓东留点脸面。

    林子然没有多少东西,很快就收拾好了,直接坐宁柏的车去了他的家。

    这一路宁柏都十分沉默,但是从他紧握方向盘的手可以看出来,他其实很紧张,心情并不平静。

    林子然再次来到宁柏的家,心思有些飘远……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来这里住,但是反正都要走了,也就不怎么挑剔了。

    宁柏表情非常凝重,他轻咳一声,带着林子然来到他的卧室,说:“你就住这里吧。”

    林子然脸色一冷,这家伙经不起考验,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宁柏知道他误会了,立刻道:“我睡沙发。”

    呵呵,林子然不信,这么大的房子就只有一间房有床,连个客房都没有?

    他一间间的推门去看。

    书房、健身房、阳光房、杂物间、储藏室……

    我去!还真的只有一件卧室。

    别看房子这么大,但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人生活的气息,像是压根都没有想过会有任何人来住,这个人也太孤僻了吧!

    自己一来就把宁柏赶去睡沙发了,林子然有点怀疑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了,他也许不该来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