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修仙师徒文里的魔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玄琰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林子然心中惊疑不定, 他深吸一口气,眼神一凝悄无声息的退回了人群中,根本没有人发现他来过。

    虽不知玄琰为何出现,但既然有他出手相救, 慕雅竹应当不会有事……玄琰虽然高高在上, 视众生如蝼蚁, 但毕竟是护佑一界的主角攻, 不是夜流殷那个喜欢滥杀无辜的大魔头。

    林子然对玄琰的节操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由他出手救人万无一失,比自己可靠的多。

    林子然心情复杂, 他现在担心的已经不是慕雅竹, 而是玄琰为什么要在此时出现在这里?虽然他出手救人这事儿挺好……但,这是严重的剧情偏离啊!

    一时间,林子然竟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玄琰立在半空之中, 衣袂随风而动, 淡漠的看着下方的人。

    「把这些龌龊的人全部都杀光了!竟敢伤害黎晔的母亲,他要是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你看看,这就是你保护的人类,还不如一个魔呢!」

    玄琰眉头微皱,他是尾随林子然而来的, 却不想刚好看到这样一幕……从刚才起, 心魔就一直在他耳边聒噪不休,要他救人,要他杀-人……

    其实就算心魔不说,自己本也是打算救人的。

    只是另一个要求却不能入心魔所愿。

    地上的人纷纷用惊恐又敬畏的看着他。

    玄琰淡淡收回视线, 一挥手将慕雅竹收了起来,身影很快变的透明,转瞬消失在这里。

    慕元裕吓的瑟瑟发抖,玄琰离开后才噗通一声、双腿发软跪在地上,他,他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存在,那巨大的压力,即便只是看你一眼就如同一座山岳压下……

    那眼神,根本不是属于人类啊,是神啊……

    虽然不知道玄琰的身份,但在场之人无一敢生出反抗之心,尽皆匍匐在地。

    过了许久,眼看玄琰离开不会回来了,慕元裕才小心翼翼的把夫人搀扶了起来,这一看大惊失色,女人浑身骨骼尽碎七孔流血,虽然还剩一口气,但却显然是废人一个,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慕元裕却半点也不同情,反而觉得她咎由自取,若不是她整天惹是生非,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他厌恶的将女人交给了手下,带着自己的侍卫飞快的离开了。

    其他围观众人站起来,发现自己俱都一身冷汗,此时才面面相觑,刚才出现的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强大可怕,难不成是圣宫的神仙?

    可是他为什么要带走慕雅竹?

    不是说黎晔是个魔修吗?

    玄琰身处万里高空,微垂眼帘,神色淡淡的。

    「你为什么不把他们都杀光,我太生气了!这些人全部都该死!」

    玄琰声音冷淡没有温度:“我已经废了那个女人,你还想要我怎样?若我把在场之人全部杀了,所作所为与魔道何异。”

    心魔也知玄琰不会那样做,但他心里就是不痛快,说那些话也是发泄一下而已。

    「呵,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玄琰神色冰冷,对这心魔真是厌烦不已,一挥衣袖转身离开。

    ………………

    林子然唯恐被玄琰发现,匆忙溜走,他现在魔修身份暴露,可不敢被玄琰发现。

    自己现在必须先躲起来,等他的亲生老爹过来找他。

    虽然亲生老爹也不是个东西,只是利用他们母子达到自己的目的,但至少现在不会杀他还会保护他……

    说起来黎晔是真的惨,因为夜流殷也不爱他,只是把他当做工具。

    只有慕雅竹是真心爱他的,可慕雅竹却惨死在他眼前……

    呸呸,现在没死呢!

    这一点已经被改变了!

    只是林子然着实想不明白玄琰为何会出现,他左思右想,都觉得这次剧情一直进展顺利,怎么变故来的这么突然?

    【林子然犹豫的道:我最近好像没做错什么,一直都是按照剧情来的对吧?】

    【系统:是的。】

    林子然稍微安心一些,看来应该不是他的问题。

    这个世界明明比上个世界成功多了!

    但心底莫名有点不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子然悄悄行走在小巷中,一边走一边思考问题,忽的被一双手拉进了一间屋子!嘴巴也被人给捂住了!

    林子然大惊失色!这标准的凶杀案式场景是怎么回事啊!

    【林子然:什么人啊啊啊啊啊!】

    【系统十分冷漠:剧情。】

    【林子然:嘎?】

    身后之人一指点在林子然的颈侧,林子然就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那人抱住他无力的身躯,轻轻将他放在了一张椅子上,然后施施然走到了他的面前。

    屋里只有昏暗的烛火,但足以看清对方的面容。

    这是个清瘦儒雅的男人,他穿着一袭黑色长衫,面色有些病态苍白,他仿佛有些虚弱的咳嗽了一声,黑眸深邃,看向林子然的眼神隐带悲悯之色。

    林子然紧张的盯着他。

    男人轻轻开口,声音低哑温和:“我是你的父亲。”

    林子然:……艹,剧情来的太突然没有准备,这就是天魔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世界最邪恶无比的大反派,简直比那些生吃人肉祭炼儿童的妖魔还要可怕一万倍,嘤嘤嘤,林子然内心怂的一逼,但脸上却露出不信的神色,凶狠警惕的瞪着男人。

    男人挥手在屋内设了一个结界,然后又一指点在林子然的颈侧,林子然虽然还是不能动,但他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他像是狼崽子一般,恶狠狠的看着男人,声音冷冽:“胡说,我根本没有父亲!”

    男人表情似乎有些痛苦,有些无奈,目光却是慈爱柔和的,缓缓开口:“我知道你在怪我丢下你们母子,但我离开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他抿唇沉默片刻,忽的抬气手来,手心浮现一团黑色气息,缓缓道:“我是一个魔修,而且一直在被圣宫追杀。”

    林子然板着脸,面无表情,心道我就听你编。

    男人沉声道:“你可能认为我不是一个好人,这其中原因委实一言难尽,但是我修魔却情非得已……我从未伤害过无辜之人,只因为我修了魔道,那圣宫便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要将我等赶尽杀绝,逼的我们走投无路……

    虽然我与你母亲相爱,但若留下来只会是害了她,所以才不得不丢下你们离开,只是没有想到你们还是受了我的连累。只因为你魔道血脉的事情暴露,导致你们母子差点殒命,让我于心难安。”

    他见林子然似乎仍不相信,苍白清瘦的面容浮现一丝苦笑:“你怪我我能够理解,但我想要和你说的是,我这些年虽然不在你们身边,但从未放下过你们母子二人,一直默默关注着你们……

    因此得知你被圣宫追杀,才能及时赶了过来,本想将你母亲和你一起救走的,谁知道却让那圣宫之主抢先一步。他之所以抓走你的母亲,恐怕目的是要逼你现身就范……”

    林子然微微沉默,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谎话一套套的,我信你的才有鬼了。

    虽然玄琰和魔道确实不两立,但至少比你这个大魔头可靠,他是绝对不会伤害慕雅竹的,而且堂堂神尊何必拿一个弱女子威胁自己这个魔崽子?他救慕雅竹八成就是个意外,但你却是绝对不会救慕雅竹的,因为原剧情里你可是等黎晔目睹慕雅竹死后,才出现的……

    因为你需要一个对世界充满憎恨,更容易受你蛊惑入魔的孩子。

    你从不在乎慕雅竹的生死。

    虽然心中清楚这魔头的话都是假的,但林子然还是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

    他眼神冷冽,缓缓道:“圣宫之主是神尊玄琰,我在圣宫见过他,以我的身份有什么资格能让他亲自出手,我不相信你的话。”

    男人沉默片刻:“到底是我连累了你们,他的真正目的可能是我……”

    林子然又追问:“那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让尊上为你出手?”

    男人叹了一口气,神色柔和的道:“很多事一言难尽,你先和我离开,我再慢慢告诉你前因过往可好?”

    林子然倔强的抿着唇不吭声。

    男人眼神苦涩:“这么多年没有回来,我知你一定是怨我的,但我却不能不管你。你如今身份暴露十分危险,如果继续把你留在这里,以圣宫的势力很快就会找到你,到时候你和雅竹必死无疑。但只要我们不被圣宫抓到,他们为了引你我现身,也许暂时会留她一条性命……而且……”

    他瞳孔漆黑如墨,深深看着林子然,道:“难道你不想要救她吗?”

    林子然之前始终态度冷漠,直到听到这句话,才露出焦灼不已的表情来,急促的道:“你有办法救她?”

    男人笑了笑:“只要你我父子齐心,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呢?”

    林子然紧紧盯着他,许久,一字字道:“好,我和你走。”

    ………………

    千里之外,玄琰静静看着水镜,他唇角微扬,淡淡开口:“你要输了。”

    「现在说输赢还太早,他不过是答应了和夜流殷离开而已,夜流殷那老骗子的水平你是知道的,黎晔肯定被他忽悠的团团转呢!但就算黎晔真的修炼了魔功,只要不滥杀无辜就算不上真正入了魔道吧?」

    玄琰轻笑一声,眼神却不置可否:“当然。但你认为他经历了这种种事情,又受到了夜流殷的诱骗,真的还能够坚持本心吗?”

    人性最是脆弱不过,轻而易举就能被蛊惑,皆因欲念太多,最后往往忘了自己是谁。

    所以他才要摈弃一切红尘俗念,这样就不会因任何事而动摇。

    欲-望是堕落的根源。

    「我当然相信他!」

    「而且你这个人真是无聊透顶,何必这么抗拒我的存在呢?自己给自己画那么多条条框框,累不累啊?我只不过是你不愿意承认的欲-望罢了……」

    玄琰却懒的和他多费口舌,他一挥衣袖,将慕雅竹放了出来。

    慕雅竹似乎对现状有些迷惑,但是她只看了玄琰一眼,就意识到这个人并不简单,恐怕是圣宫的得道高人。她屈膝对玄琰行了一个礼,神色不卑不亢,“小女子多谢上仙救命之恩。”

    玄琰淡淡道:“崇州城如今无你容身之处,我给你留下一道印记,你且前往圣宫,圣宫自会庇护于你。”

    说罢一指点在慕雅竹眉心,一道银色光芒没入她的额头。

    慕雅竹连忙再次躬身行礼:“多谢上仙。”

    等她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玄琰已经不见了。

    ………………

    林子然跟着夜流殷走了。

    一边走一边琢磨黎晔的心态,想要做一个好的演员,首先就要学会代入角色去思考。

    首先来看剧本里面有的内容:黎晔对夜流殷的出现充满抵触戒备,他之所以答应和夜流殷离开,唯一的目的就是为母报仇,慕雅竹的死让他无比渴望变强,为了变强他可以不惜一切……

    由此可以推论出剧本里没有的内容:黎晔这么多年在欺辱折磨中活过来,也许开始是期望过父亲的保护的,但是等夜流殷出现的时候,他已经不再需要这个父亲了。他内心其实是很倔强的,而且那厚厚的壁垒已经不是别人可以轻易敲开的……

    变强是黎晔跟随夜流殷离开的唯一理由。

    现在又多了一个,想办法救出慕雅竹。

    而且夜流殷的理由看似很有道理,但并非无懈可击,无论如何抛妻弃子怎么看都是渣男所为,肯定不能轻易得到黎晔的谅解。

    这父子间必然是生分的。

    但只有林子然知道,夜流殷也根本不在乎黎晔的谅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