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修仙师徒文里的魔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阳在殿门前跪了整整一个时辰, 但里面再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他面色苍白,双手攥紧。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相信林子然是无辜的……

    他分明没有做错过任何事。

    这就是所谓的正道天意吗?

    何其不公平。

    慕阳缓缓站起来,眼中浮现决绝之色, 无论如何, 他是绝对不会看着林子然去死的!

    他手握涤尘剑, 再次来到冰狱。

    门口看守的弟子见慕阳来了, 还道他又是来看望林子然的,无奈道:“慕师兄, 您还是别来了, 若是别人发现您来这里,恐怕会有闲言碎语。”

    他们都是宝绛峰的弟子,看在慕阳和周岳的关系上才耐心多说几句, 也是为慕阳好。

    慕阳微微一笑, 神色平静的道:“两位师兄误会了,是师父想要亲自提审黎晔,所以我来带他过去。”

    两名弟子大惊,慕阳的师父可是尊上啊!但尊上怎么可能会管这种小事……

    慕阳说:“难道两位师兄不相信我的话吗?”

    两名弟子惊疑不定。

    慕阳又缓缓道:“师父还在等我带黎晔过去……”

    两名弟子对视一眼,说实话他们不太相信, 但慕阳是尊上弟子, 想必也不至于假传尊上旨意吧……而且就算真有个万一,自己等人也可以说这是慕阳说的,他们并不知情啊……

    但如果自己现在不答应,万一真是尊上要求的, 自己是万万开罪不起的。

    犹豫一番他们还是让开了,对慕阳道:“慕师兄请进。”

    慕阳拱手道:“多谢两位师兄。”

    他走进冰狱深处,来到林子然那里。

    林子然昏睡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意识,慕阳神色焦急不已,他挥剑直接斩断了锁链,一把将林子然抱入了自己的怀中,握着他的手腕输入灵力。

    林子然昏昏沉沉的,忽然感到一股暖流缓缓流转全身,慢慢驱散了那浸入骨髓的寒意,睁开眼睛就对上慕阳的面容。

    他艰难的张开嘴,发出沙哑的声音:“你来了……”

    慕阳眼眶微微泛红,他说:“我现在带你离开这里。”

    林子然摇摇头,“不要为我做傻事,不值得……”

    慕阳紧紧抿着唇,眼神坚定,“我是不会看着你死在这里的,而且你不必为我担心,我可是尊上弟子,放走区区一个魔修不算什么,长老们也没有资格处罚我。”

    林子然却依然担心:“可是……”

    慕阳一字字道:“无需多言,我意已决。”

    林子然见状沉默下来,终于不再开口,一是他现在确实无力反驳,二是黎晔虽然愿意为慕阳去死,但慕阳却不能看着黎晔去死,这大概就是过命的兄弟情吧……

    这时候自己继续执意拒绝,只会让慕阳为难,显得有些过于矫情了。

    而且这也是接下来必须要走的剧情,慕阳会救自己离开,等他再次回到崇州城,会遇到自己的父亲天魔夜流殷……

    好歹也是个男二,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呢?

    慕阳扶着林子然的肩膀,低声道:“你还能走吗?”

    林子然点点头,虽然有点难,但刚才慕阳输送过来的灵力让他恢复了一些。

    慕阳道:“好,那你跟紧我。”

    他让林子然跟在自己的后面,表情肃然平静的往外走。

    门口看守的弟子没有说什么,直接让慕阳带着林子然离开了。

    这一路十分顺利,虽然偶尔遇到一些人,但并没有人多管闲事,甚至连问都没有人问起。不是每个圣宫弟子都认识慕阳的,认识慕阳的更因为慕阳的身份,不会对他的行为多加置喙,以至于这一路超乎寻常的顺利……

    慕阳并未前往圣玄殿,而是带着林子然直接往外走,很快就离开了圣宫!

    一离开圣宫他就御剑而起,加快了逃离的速度!

    很快就来到了离圣宫很远的一座偏僻小城。

    慕阳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他将林子然放了下来,又将自己准备的盘缠给了林子然,嘱咐道:“你离开后先躲起来,不要被人发现了,等这件事情平息了我再去找你……”

    但话音未落,倏的十几道流光降落在地上!

    团团将两人围了起来!

    周岳带着一众执法堂弟子追了过来,他神色复杂的看着两人,顿了顿,道:“你不该这样做的。”

    慕阳脸色剧变,没有想到追兵这么快就来了。

    他将林子然护在身后,不避不让的看着众人。

    周岳摊手,无奈叹道:“大长老要亲自提审黎晔,派人去了之后,才知道你已经提前将黎晔带走……慕阳,尊上没有下那样的命令对不对?不过我向你保证,只要你现在把黎晔交出来,这件事不会有人继续追究。”

    慕阳面容冷冽如霜,他抬剑横在身前,道:“我是不会把他交出来的。”

    周岳苦笑一声,露出左右为难的神色。

    他看了看林子然,又看了看慕阳……忽然小眼睛挤了挤,用生气又夸张的语气道:“你如此冥顽不灵,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除非你伤了我,否则我今日是一定要把他带回去的!”

    慕阳一怔。

    周岳已经呵斥道:“给我上!”

    众弟子立刻围了上去!

    慕阳眼神一凝,挥手一招,涤尘剑如一道流光直冲周岳而去!周岳神色严肃无比,猛地侧身回避,但似乎躲避不及,肩膀给一剑刺穿,顿时血流如注!

    他夸张的发出一声惨叫:“啊啊啊啊!”

    弟子们被周岳叫的心神大乱,回头去看,就看周岳肩膀被血染红,几人连忙回去查看师父的伤势,剩下几人似乎对于是否追击慕阳和林子然犹豫不决……

    慕阳愧疚的看了周岳一眼,转身裹挟着林子然御剑而起!

    他又带着林子然飞了很久,直到确定这次没有人追上来,才小心翼翼将林子然放下。

    慕阳说:“你快走吧。”

    林子然沉默片刻,郑重的看了眼慕阳,然后飞快的离开。

    慕阳这才露出一丝释然笑容。

    半个时辰后。

    他回到之前的地方,周岳盘膝坐在原地,伤口已经止血了,有气无力的看着他。

    慕阳心中明白周岳是放了水,因此自己也不能留周岳一个人受责罚,所以才尽快赶了回来。

    他沉声道:“黎晔已经逃走,我随周长老回去认罪。”

    周岳叹了口气:“好。”

    …………………

    远在圣宫之上,玄琰把一切都看在眼中。

    但他并未插手阻止,而是默许慕阳把林子然送了出去。

    「这臭小子也算做了一回人事,倒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讨厌,关键时刻还挺有用的……」

    「你看看你,还不如这个臭小子。」

    「如果你直接放人,就没那臭小子什么事了,只默默关注谁知道?」

    「好好的人情就这样让给别人了,废物。」

    玄琰淡淡开口:“你不想杀慕阳了?”

    那声音桀桀怪笑起来。

    「我觉得他人不错和我想要杀他有什么关系?」

    玄琰冷哼一声,懒得和这心魔计较,瞬移出现在了大长老那边。

    大长老赤烽真人站在议事堂中,本是要提审黎晔,谁知道黎晔竟然被慕阳假借尊上旨意救走了,焦急之下命令周岳带领执法堂弟子追捕,此刻正愁眉苦脸的等待着。

    慕阳毕竟是尊上弟子,虽然作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但是……他没有处罚的资格啊!这事儿恐怕还是得上秉尊上才行啊……

    赤烽真人想到这里愁眉苦脸的,这事儿可让他怎么说才好……

    这时他眼前一晃,就见白衣黑发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赤烽真人当即膝盖一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结结巴巴的道:“尊,尊上……”

    尊上该不会已经知道了吧?

    赤烽浑身冷汗都下来了,战战兢兢不知如何是好,谁曾想到区区一个小魔修,竟然闹到惊动尊上的地步呢?至少也算自己办事不利吧……

    谁知玄琰只垂眸睨了他一眼,道:“黎晔之事你不要再管了。”

    赤烽真人一愣,道:“是,尊上。”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玄琰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了。

    ………………

    慕阳一路跟着周岳往回走,他已经做好认罚的准备,但是半路上周岳收到传讯,顿时露出意外的神色,对他道:“刚刚大长老告诉我,让你不必过去了,黎晔之事就此揭过。”

    慕阳十分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周岳其实也很费解,他原本很担心大长老问罪,如果大长老执意追究,黎晔就算暂时逃离也很危险,毕竟圣宫若是下定决心抓捕,他很难逃出生天……却没有想到一场闹剧,就这样消弭于无形,没人追究了……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拍拍慕阳的肩膀,意味深长的道:“有后台就是不一样!”

    私自放走魔修,这在赤炎仙界可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啊!能让大长老不再追究的,除了尊上出手还有谁?若不是尊上,这事情真是很难善了。

    没想到尊上对自己的弟子这么宽容……连这种错都愿意庇护,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也是黎晔命大啊!

    慕阳微微沉默,他也想明白了,应该是玄琰出手,才能让大长老不再追究此事。可是……之前他去求玄琰的时候,师父明明是不赞同的啊?为什么现在又愿意放黎晔一马了?

    慕阳沉思片刻,道:“无论如何,今日多谢周长老了,我先告辞。”

    周岳笑笑:“我可没帮你什么,去吧,你师父估计在等你呢。”

    慕阳颔首,转身离开。

    他回到圣玄殿,这次正殿大门大开,玄琰双手背负在身后,背对殿门而立,显然是在等他。

    慕阳心中微紧,走过去低声道:“师父。”

    玄琰转过身,眸光淡淡看着他,说:“你可知错。”

    慕阳咬了咬唇,跪在地上,背脊挺直,“这件事皆弟子一人之过,请师父责罚。但无论如何,我信黎晔是无辜的,也不后悔放他走。”

    玄琰眉心微蹙,慕阳做事缺乏考虑,而且太过感情用事……

    如今大劫将至,他这般心性如何能够在劫难中保全自己?

    不仅会害了自己,恐也难当大任。

    玄琰冷冷开口:“你知他对你隐瞒了什么吗?你又如何能坚信他是无辜的。”

    慕阳眼神清亮,毫不犹豫的道:“他如果没有告诉我,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就算……他当真是魔修,也不代表他就是十恶不赦的,决定一个人好坏的是人心,而不是修炼的功法!”

    玄琰表情微凝。

    「呵,这小子懂的不多,想法也太过天真,但这话误打误撞也说的还行吧!修魔者一般都不是好东西,但问题是黎晔不是魔修啊,他只是生来如此罢了!不是他自己可以选择的,他和那些修魔者截然不同……」

    「决定他的不是他的血脉,而是他的心,我相信他是个好孩子。」

    玄琰冷冷哼了一声,他对慕阳道:“执迷不悟,就罚你在幻化池中修炼,不到分神镜不得出来,务必好好修生养性,莫要再让为师失望。”

    说罢直接将慕阳收入了一个白色小池般的法宝中,然后一挥手,那法宝就落在了慕阳的房间中。

    「哟,这么严厉,不到分神镜不准出来,这也太难了吧?怕不是几十年都出不来了呢!」

    「不过干得好,这样他就不能再去见黎晔了,不能和我抢黎晔了!」

    「喂,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否则何必要把他关起来,哈哈哈哈哈真是口是心非。」

    玄琰寒声道:“天魔血脉降世,说明夜流殷早已潜入我赤炎仙界,大劫在所难免。而他身为应劫之人,我唯一弟子,不明真相不究过往,感情用事一意孤行,为了区区一魔修而置宗门律法与不顾,难道不该罚吗?”

    “如今他根本不该为旁事分心,早日修炼有所成才是正事……而且就他如今这般心性,大劫降临之时只怕会被人利用,我这样是为他好。”

    心魔不屑的嗤笑一声。

    「你倒是向来满口大道理,我倒要看你什么时候后悔,你可别忘了和我的赌注。」

    玄琰轻笑一声,满不在意:“你放心,我不会忘。”

    他顿了顿,眼神微冷,又缓缓道:“如若他真的堕入魔道,我必会亲手取他性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