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修仙师徒文里的魔头(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事慕阳反而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呢……

    他有点尴尬,想了想,沉默下来,少说少错吧。

    慕阳紧紧搂着他,试图捂热怀中人冰冷的身躯,声音难过:“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林子然顿了顿,道:“你就不想问我,为什么我会那样邪门的功法吗……”

    慕阳毫不犹豫的道:“我相信你,你不说一定有你的理由。”

    林子然心中微叹。

    这就是黎晔这么爱慕阳的原因吧,爱到愿意为他去死。因为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绝境,这个人从来不曾怀疑过他,放弃过他……

    哪怕全世界都不相信他,可是慕阳相信。

    林子然眼神柔和下来,他道:“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

    慕阳咬着牙:“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林子然艰难的摇摇头,“别管我了,你走吧。”

    你是高高在上的神尊弟子,日后自是前途无量……若为了我一个低贱的魔修,反而违反门规受到惩罚,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事……你根本不该和我有任何牵扯……

    只要你没有事,我这条命死不足惜。

    慕阳怎么可能答应呢?他是不可能把林子然一个人丢在这里的……

    他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林子然的身上,双目泛红,咬牙定定道:“你再等等,我很快回来。”

    慕阳离开冰狱,思虑片刻准备去寻大长老,他要亲自和大长老说明情况,至少也要先将林子然从冰狱中放出来……

    结果刚来到大长老的山峰,忽然听到其他弟子窃窃私语,连忙转身躲在一间房屋后。

    “你们听说了吗,岐道人刚刚去找大长老了,说要处死那个魔修。”

    “真的吗?可那魔修不是救了慕师兄他们吗……”

    “这你也相信,肯定是那魔修蛊惑人心的阴谋啊,魔修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忘了我们圣宫的职责就是除魔卫道吗?长老们是断不可能容忍那魔修活着的。”

    “而且他隐瞒身份来到圣宫到底是何居心?”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据说那魔修十分凶残吸食人血,这样的魔修肯定不会是好人的。”

    “没错,所以大长老有意处死他,只不过顾虑到慕师兄才暂时没有下令而已。”

    “说不定就打算把他在冰狱关到死呢,这样既处死了那魔修,也不至于得罪慕师兄……”

    “哎,慕师兄还是太善良了,竟然相信这样一个魔修。”

    “嘘,别说了,我们走吧。反正那魔修死定了。”

    慕阳等两人离开才现身,面色苍白十分难看。

    他还是低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看来想要大长老网开一面很难……

    如今唯一能救林子然的,只有师父了。

    可是……

    慕阳眼中浮现挣扎之色,师父乃高高在上的神尊,真的愿意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出手吗?而且师父就愿意相信自己的话吗?难保不会和长老们想法相同……

    可是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

    慕阳咬咬牙,转身离开这里,回到了圣玄殿。

    正殿大门紧闭,就和往常一样。

    慕阳走过去,双膝一曲,直直在殿门前跪了下来,沉声道:“徒儿有一事恳请师父出手。”

    玄琰眉头微皱,慕阳自从拜他为师之后,一直潜心修炼很少来打扰他,今日发生了什么,竟然还未开口就跪了下来?

    他缓缓开口:“何事?”

    慕阳哑声道:“我有一位好友,他为了救我被当做魔修关了起来,希望师父能够下令放了他。我愿用性命担保,他绝不是恶人!”

    玄琰眼神微凝,抬手一挥招出水镜,就看到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心中明了。

    心魔见林子然在冰狱中奄奄一息,顿时急了。

    「快把他放出来!他会承受不了的!」

    「快!」

    玄琰眉心蹙起,微微沉吟,林子然竟是魔修吗……这是他也未曾想到的。

    慕阳倒是看起来对林子然情深义重,为他不惜来恳求自己,可是这件事却不可随意应允……

    修魔者逆天而行视人命如草芥,无不手染鲜血,人人得而诛之,这是赤炎仙界的共识,自己若是答应了岂不是视法度于无物?

    慕阳如此感情用事,令玄琰心生失望之意。

    他淡淡开口,声音没有温度:“你身为吾之弟子,日后圣宫中流砥柱,应以除魔卫道护佑苍生为己任,如今却因一介魔修是非不分,你可知错。”

    慕阳面无血色,只听玄琰这话,便知他不会帮自己了……

    怎么办?

    慕阳直直跪在那里,眼神倔强无比,他重重的叩了一个头:“他与弟子有救命之恩,弟子不敢忘恩负义,请师父网开一面。”

    玄琰冷哼一声,却不再理会他。

    任由慕阳跪在那里,自己则直接瞬移来到了冰狱。

    他一步步走进去,周身气势凌然,冰狱寒气不能靠近他分毫。

    玄琰来到了林子然的面前。

    少年蜷缩在地上,他的气息微弱,胸腔微微起伏着,好似随时都会死去。

    但玄琰眼神淡漠,只是这样垂眸看着。

    他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救他,而是想亲自看看怎么回事。

    他见过林子然两次,却并未发现他是魔修,能够在他眼皮底下隐瞒身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面也许有什么蹊跷,虽然魔修该死,但也该弄清楚缘由再说……

    只是耳边的声音却聒噪的很。

    「他竟然盖着慕阳的衣服,拿掉!拿掉!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他穿!不,不对,是赶紧把他从这里带走!」

    「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也认为他是坏人吗?!」

    「你如果敢伤害他,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

    玄琰面无表情,他俯身-下来,伸手握-住了林子然的手腕。

    双目微阖,运气探查林子然的身体状况,他的灵力精纯无比又霸道,少年即便在昏睡中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但是玄琰不为所动,那灵力席卷少年经脉,忽的好似遇到了什么阻碍,他脸色蓦地一变。

    玄琰陡然睁开眼睛,那素来波澜不惊的面容,此刻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心魔同他一体同魂,顿时也意识到什么,难得的安静下来,没有再继续吵闹了……

    玄琰松开手,冷冷看着林子然,眼神冰寒,一字字道:“他是天魔之子。”

    夜流殷何时潜入了赤炎仙界,又是何时留下了他的血脉?这一切自己竟然一无所知……此次的劫难,恐怕便与此有关。

    这少年,就是夜流殷侵入赤炎仙界的一枚重要棋子。

    他想要再次颠覆三界,血流成河。

    思及此处,玄琰眼中缓缓浮现杀意,和上一次威胁心魔不同,这次他是真的生出了斩草除根之意。

    心魔得知他的念头,声音变得焦急起来。

    「你不能这样做!你,你——」

    他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劝阻,半晌总算想出了怎么说。

    「对了……你忘了他救过你吗?你如果杀了他就是恩将仇报,这么简单的道理,连慕阳那个小子都明白!」

    「慕阳是你的神魂碎片,他那么相信黎晔不会入魔,肯定是深知黎晔为人,他都看得清楚的事情,你难道连你的一缕神魂都不如吗?!」

    玄琰神色冰冷,声音清冷:“我若放他离开,他迟早会被夜流殷找到,最后受夜流殷蛊惑,成为破坏我赤炎仙界的一把屠刀,重燃两界战火……这是置整个赤炎仙界数千万生灵于不顾!”

    心魔焦急的辩解。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会是这样?我认为他是不会入魔的!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具天魔血脉,这不是他可以自己选择的。」

    「就算你不顾忌他救过你,你也要相信他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和夜流殷同流合污的。」

    「如果他是那样的人,根本不会冒险去救慕阳,将自己陷于险境。」

    「暴露身份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玄琰淡淡道:“就算他现在不是,你能保证他知道自己身世之后,还能维持本心不改变吗?”

    心魔看出玄琰心意已决,忽然声音变的阴恻恻起来。

    「也罢,如果你真的要杀他,我只能和你不死不休了。而且你别忘了,就算他身具天魔血脉,至少此刻他还是无辜的,没有犯过错误,滥杀无辜会违背你的道心……」

    「你若真的现在杀了他,只会让我变的更强大,因为我的执念不但不会消失,还会越来越深,因为替他报仇就是我新的执念,而你则不再无懈可击……」

    玄琰冷哼一声,眸光冰寒冷锐。

    心魔一通话威胁完,又放缓语气蛊惑一般的道。

    「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敢不敢和我赌一赌。」

    玄琰眉梢微挑:“哦?”

    「你放了他,如果他能够在得知自己的身世后依旧维持本心,心中存善,不受夜流殷的蛊惑,那就是我赢了……」

    「如果他真的入了魔,滥杀无辜,那就说明你是对的,到时候你若真要杀他,我绝无二话……」

    玄琰轻笑一声,他才不会相信心魔的许诺,况且这心魔自己就是无恶不作的魔,竟还口口声声相信这小孩心中存善,不会入魔,简直是天底下最滑稽的事情。

    但倒不妨和心魔赌上这一局,不是因为自己相信了心魔的话,而是……

    玄琰神色复杂的看了林子然一眼,若你真的能坚持自我,不被夜流殷蛊惑,那我便救你一命,当做还你的恩情。

    玄琰开口:“好,我答应你。”

    心魔闻言发出诡异嘶哑的笑声,幽幽的回荡在他的耳边。

    「既然是赌,就要有赌注才有意思。」

    「如果你输了,我要你的身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