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修仙师徒文里的魔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子然觉的一股腥气直冲脑门, 可能是那血的味道太恶心了,也可能是他的身体还承受不了太强的力量,待那妖魔离开之后,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往后倒去。

    慕阳连忙伸手抱住林子然, 对于刚才那一幕他也十分震惊意外, 但眼看林子然晕倒来不及细想, 焦急的抱着林子然就要离开, 不过刚刚一动身,就被其他几名幸存的圣宫弟子拦住了。

    一名圣宫弟子走出来, 恐惧厌恶的视线掠过林子然, 顿了顿,拱手沉声对慕阳道:“慕师兄,他恐怕是个魔修。”

    “是的, 他刚才那吸血的功法绝非正道。”另一名弟子补充道。

    “可他之前一直装作没有修为的样子, 到底是何居心?”

    “连这么强大的魔将都能吓走,恐怕不是一般的魔修吧……”

    “这样一说更是居心叵测!”

    “慕师兄,这魔修隐藏实力潜伏在你的身边,骗取你的信任,你不可不防啊!”

    “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魔修潜伏在圣宫?”

    “这件事必须回禀大长老, 由大长老定夺才是!”

    他们一人一句的说了起来, 但目的却都是一致的,拦着慕阳不让他带走林子然。

    慕阳原本表情沉默,但他听着听着,胸腔中怒意渐渐无法抑制。

    林子然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他们怎么可能会冒险出手?虽然自己也很意外林子然的能力, 但是他一路从崇州城和自己来到圣宫,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这一点慕阳从不怀疑。

    林子然不曾做过一次坏事,只因为出手救人暴露了自己,却要被百般指责,令慕阳心中十分愤怒。

    慕阳抬眸寒声道:“我相信他!而且你们别忘了,刚才若不是他,我们都会死在那魔将的手中!”

    这话让那些圣宫弟子表情讪讪,但很快他们又开始劝说慕阳:“慕师兄你有所不知,那些魔修都阴险狡诈的很,他这样做也许是为了获取你的好感。”

    “对,您是尊上弟子,身份尊贵无比,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在你的身上费此心思。”

    “有道理,也许这就是他的苦肉计……难道那魔将和他是一伙的?”

    “我宁可死在魔修手中,也不能眼看魔修涂炭生灵啊!”

    “慕师兄,您千万不可被这魔修蛊惑了!”

    “慕师兄三思,不可妇人之仁啊。”

    慕阳脸色越来越冷,看这些人的态度,若自己把林子然带回圣宫,恐怕只会凶多吉少……

    不行……

    他蓦地眼神一凝,挥手祭出涤尘剑,当即就要带着林子然突围而出!

    那些弟子没有想到慕阳竟然要带着林子然就这样离开,大惊失色,喊道:“慕师兄,你疯了吗?你要带这个魔修去哪里?”

    “根据圣宫律法,魔修就应该处死!”

    “你这样做难道不怕长老责罚吗?!”

    慕阳根本不理会众人劝阻,紧紧抱着林子然,脑中不住的思索,现在林子然身份暴露,自己应该带他去哪里呢……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喝声:“慕阳!”

    慕阳脸色骤变,根本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见一道金色绳索缠绕而来,直接将他怀中的林子然绑了过去!

    慕阳怀中一空,不得不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灰袍的消瘦道人站在那里,正是圣宫长老之一的岐道人。

    岐道人离这里最近,他是接到求救符过来的,一来便见慕阳怀抱一人欲从这里逃离,那人身上魔气冲天,想必就是作乱的魔修!虽不知慕阳为何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举,但他绝不会坐视慕阳将那魔修带走的!

    他一手拎着林子然,眼神冷冷看着慕阳,道:“你乃尊上弟子,老夫不便管教,但还是要奉劝你一句,切莫肆意妄为给尊上蒙羞。”

    慕阳脸色红了白,白了红,他根本不是岐道人的对手,也不可能和圣宫长老抢人,没用不说恐怕还会被打做背叛师门……

    他深吸一口气,此刻不能冲动,只能暂时让岐道人将林子然带回去,自己再想办法从中周旋。

    林子然没有犯错还救了他们,按理罪不至死。

    慕阳紧紧抿着唇,缓缓道:“黎晔不是魔修,他是为了救我们击伤那魔将,才不慎沾染上对方身上的魔气,我刚才只是要带他去疗伤……”

    岐道人却不置可否,轻笑一声:“哦?如果他真的不是魔修,圣宫一定会秉公处置,不会伤害无辜之人,你大可放心。至于疗伤……还有哪里比圣宫更好呢?”

    慕阳抿着唇,无言以对。

    岐道人看着他,眉梢一挑,又意味深长的道:“但到时若查出他真的是魔修,就必须交由执法堂处置,你身为尊上弟子,更应该以身作则,切记不可感情用事,被这居心叵测的魔修利用了。”

    慕阳紧紧咬着牙,一字字道:“他不是居心叵测的魔修!”

    岐道人淡淡睨他一眼:“回去审问一番就可见分晓。”

    …………………

    林子然因为吸了那魔将的血,虽然意识昏昏沉沉的,但身上伤势早已愈合,也不知具体过了多久,终于慢慢恢复了一些意识。

    这里到底是哪里……

    好冷……

    他缓缓吸入一口气,只觉得空气冰寒无比,每呼吸一次,都好像有冰流在胸腔里流转一遍,稍微一动,带起一阵锁链碰撞的哗哗声。

    他的眼睫上都挂着一层冰霜,艰难的眨了眨眼睛,视线逐渐变得清明,林子然终于想起来这是哪段剧情了——自己因为暴露了魔修的身份,被关进了冰狱。

    黎晔救慕阳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更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甚至就连生死他都是看淡的。

    这不,暴露身份的后果很严重。

    林子然又吸了口冷气。

    告诉自己只需熬过这段剧情就好,此刻那魔将定已经把自己的存在告知了夜流殷,待自己从这里离开,很快他的亲生父亲就会来找他了。

    话虽如此,但这里还是有点难熬……

    【林子然忍不住吐槽:真是太冷了,这游戏是不是太逼真了一点?】

    【系统:你所感受到的温度是已经经过调整的,完全在玩家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冰狱实际的温度设定,比你现在所感受到的还要冷十倍,请玩家表演的时候务必将此因素考虑进去。】

    【林子然:……】

    谢谢你提醒哦,这样一说感觉更冷了……

    林子然尝试着动了下-身体,果然手脚都冰凉,几乎完全不听使唤,双手双脚上都是锁链,既然没力气就干脆不动了吧……林子然想了想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睡觉了。

    也许一觉醒来这段剧情就结束了呢?

    ………………

    慕阳匆忙来到宝绛峰,在执法堂大门口拦住了周岳。

    周岳讪笑一声,摸了摸鼻子道:“慕阳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慕阳绷着脸,说:“我找您什么事情,您难道不清楚吗?”

    周岳露出为难的神色,胖脸皱了起来,搓了搓手道:“哎,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黎晔刚好落入那岐道人的手里,岐道人又向来看我们宝绛峰不顺眼,这不是让他给逮了正着吗?他还说我宝绛峰窝藏魔修,这可是个要命的罪名啊!一不小心连我都要牵连进去,自身难保……按照宗门律法,魔修本应该直接处死的,这也是看在他救了你的份上,才暂时投入了冰狱,等待大长老审讯再做决断,我,我这是真帮不上你什么忙……”

    慕阳紧紧抿着唇,满脸怒意:“黎晔不可能是坏人的,就算,就算他真的修了魔,也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他是为了救我们才暴露的!我不能看着他被处死!”

    周岳无奈的摊开手:“我相信你的,真的,可是只有我一个人相信你没有用啊!我虽然是执法堂长老,但这件事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又兹事体大,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唔,你也别太担心,黎晔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也许长老们可以网开一面呢?”

    可慕阳知道这只是周岳安慰他的话而已,他忽然好痛恨自己不够强大,竟然让岐道人将林子然绑了回来……

    他就连保护一个人都做不到。

    慕阳胸口剧烈起伏,半晌咬牙道:“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看守冰狱的是执法堂的弟子对吧?我想进去看看他总不为难吧?”

    周岳摸摸肚子,终于点点头道:“好,我可以让你进去,但你速去速回,不要被人发现了。”

    慕阳道:“我明白。”

    冰狱位于圣宫的地底寒渊之中,用来镇压魔修和犯了大错的弟子。

    慕阳一靠近便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他身为修士尚且感到难熬,更何况是从未修炼过的林子然呢?怕是撑不住多久的……慕阳想到这里心中焦虑不已。

    看守冰狱的弟子已经得到了周岳的吩咐,打开门将慕阳放了进去,悄声嘱咐道:“慕师兄快去快回。”

    慕阳快步走入冰狱之中。

    很快看到了被关在最里面的林子然。

    少年身上还穿着那件染血的脏衣服,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似乎这样可以稍微让自己温暖一点,他的发丝眼睫上都是冰霜,一动不动宛如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

    慕阳眼眶一酸,快步过去将林子然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少年的身体这样的冰凉,慕阳的手微微颤-抖,轻轻呼唤了一声:“阿晔,你醒醒,我来看你了。”

    林子然睡的昏昏沉沉,他不知道的是,虽然他自己感受的不真切,但这冰狱确实伤了这具身体,才导致他昏睡过去。若不是之前吸了那魔将的血,就凭他如今的体质,慕阳现在真的只能来给他收尸了……

    整个世界都是冰寒彻骨的,以至于他昏睡中噩梦连连,直到他感到自己被人抱住,那样的温暖,终于缓缓的睁开眼睛,对上一张担忧无比的面容。

    咦,慕阳过来了啊。

    他就知道小天使会来看望他的!

    眼看慕阳急的眼眶都红了,林子然连忙对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哑声道:“我没事,别担心。”

    慕阳见林子然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告诉自己别担心,顿时眼眶涩然更加难过,你分明快要……不行,我不能把你继续留在这里,否则还等不到长老们作出决断,你就要死了!

    他们根本就是要至你与死地!

    林子然心道自己这么不会安慰人的吗?还是说人难过的时候越安慰越想哭是定律?怎么自己说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