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夺爱文里的哥哥(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陆遂来问,他眼神似乎躲闪了一下,以拳抵唇别过脸:“没什么。”

    毕竟还没求婚成功,倒不好意思说给别人听。

    陆遂却已经猜到了,没再追问,神色淡漠准备出去。

    林子然却又突然叫住他,说:“我明晚有事就不回家吃饭了,你不用等我。”

    “好。”陆遂点点头,转身离开。

    林子然望着陆遂离开的背影,然后立刻拿起手机给温誉发消息:明晚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

    虽然新电影的拍摄是结束了,但温誉既是第一主演,又作为电影的投资方之一,后期其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收到林子然短信的时候正在和团队开会。

    想到林子然终于想起约他,不由得心情有些愉悦,于是毫不犹豫的回复:好。

    助理用眼角余光悄悄瞥了一眼,看到了温誉和林子然的对话,心道明晚我们不是还有个活动要参加吗?还挺重要的,难道誉哥忘记了?

    他正准备提醒一声,就听温誉淡淡道:“明晚的活动我就不参加了,你帮我向主办方推了吧。”

    助理:“……哦。”

    温誉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我们继续讨论,刚才说到哪里了。”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陆遂闭目坐在办公室里,虽然他回到公司时间不算长,但是对这里已经十分熟悉,他的办公室和陆臻在同一层,因此对方的行程基本上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这也是他一开始计划好的,先回到公司取得信任,再进一步找机会架空陆臻。

    陆臻比他想象的更好对付,毫无戒心,他是怎么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还能如此单纯的信任自己,认为自己不会介怀呢?

    因为没有失去过的人,不知道失去的痛苦吧……

    让人真是忍不住毁掉这一切。

    陆遂唇角弧度冰冷,他睁开眼睛看了看手表,才下午四点半,陆臻应该还没有来得及去赴约。

    陆遂起身推门而出。

    温誉上午和几个投资商进行了视频通话,初步敲定了电影的上映日期,下午又应一个知名杂志之约去拍摄一组大片,算是作为对电影的前期宣传。

    忙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温誉婉言谢绝了主编请客吃饭的邀请,匆忙乘坐电梯下楼。

    刚刚进入地下停车场,准备开门上车的时候,倏地听到旁边传来一声低笑:“我等你很久了。”

    温誉回过头,看清站在阴影处的陆遂,先是疑惑,随即微微皱眉道:“你找我?”

    陆遂抬眼:“方便换个地方说话吗?”

    温誉顿了顿,敷衍的道:“下次吧,我现在还有事情。”

    陆遂假装思索片刻,望着温誉急于离开的模样,戏谑的挑眉:“这么匆忙,难道是和我哥有约会?”

    温誉听着他的话表情微凝,想了想,还是认真的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在这里,也不知道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如果你真的有事找我,大可以找陆臻要我的联系方式,不必这样麻烦。”

    说着他再次拉开车门,显然不打算继续和说下去。

    陆遂眼神冷了冷,但唇边却带着笑,声音微凉:“真是无情啊,难道我们不是故人吗?真要说的话我们还要先认识,怎么如今连见个面都需要向我哥报备吗?”

    温誉没有理会他。

    陆遂眼神似笑非笑:“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叙叙旧而已,但如果你确实不愿意,我只好去向我哥交代我们过去的事情,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你明明认识我却装作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多想,以为你我有什么事情,所以才心虚向他隐瞒这些事。”

    温誉终于回头,眼神也冷下来。

    分明是你先装作不认识的。

    陆遂眼神看似诚恳,又道:“我之所以单独来找你,就是不想给你添麻烦,放心,我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温誉定定看他半晌,然后抬手砰的关上车门,冷冷道:“半小时。”

    两人来到一楼的咖啡厅。

    温誉抬眸看向陆遂,神色淡漠,“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陆遂双手交握,眼神有些探究还似乎有些失望,叹道:“虽然我们当年只见过两次,但毕竟也算帮过你的忙,现在我想重新和你认识一下,你又何必对我这么冷漠呢。”

    温誉表情缓和些许,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毕竟陆遂也算帮过自己,他耐着性子,说:“我没有要和你刻意生疏的意思,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一些行为可能会造成陆臻的误会。”

    陆遂眼神讥讽,道:“你就这么在意陆臻会不会误会吗?”

    温誉毫不犹豫的道:“是的,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而你又是他的弟弟,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但还是希望你做事前多考虑一下,不要太过任性……”

    “如果我说——”陆遂忽的打断他的话,锐利双眸中神色幽暗,宛如盯上猎物的鹰隼,“我有别的意思呢。”

    温誉不敢置信的看着陆遂,仿佛听到了什么很荒谬的话语,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陆遂直直看着他的眼睛,语气低沉:“虽然当时帮你只是一时兴起,但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后来也一直关注你,这次回国原本也是想过要去找你的,但是……你却已经是我哥的男友。”

    温誉先是震惊,紧接着是愤怒,如果之前还只是不确定的话,现在他终于确定了,这家伙当初是个无法无天的小混蛋,现在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大混蛋。他也好意思对自己说出这样的混账话来,以为是在编故事吗?指望自己会相信他?!

    温誉胸口起伏了一下,声音冰冷:“是吗,我竟然能让陆少惦记这么多年,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呢。”

    陆遂扬起嘴角,看来温誉果然不相信自己编的话,但是他也不在意,反正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阻止温誉去见陆臻,又不是真的对他念念不忘。

    若非他是陆臻心爱的人,自己又怎么会想得起当初的那个小插曲呢?

    “感激涕零倒也不必,但是我一片真心却被你这样质疑……”陆遂叹道:“真是让我伤心难过。”

    温誉站起来,垂眸睨着他,声线没有丝毫温度:“我会当做今天我们没有见过面,你也没有说过这些话。”

    说完就抬步离开,但是在路过陆遂的时候,却忽的被扣-住了手-腕。

    陆遂抬起头,漆黑眸底是看不清的神色,笑:“何必着急……我还没有说完呢。”

    ………………

    林子然坐在办公室里看剧,等到大约6点左右的时候,他揉了揉脸站了起来,现在该去赴约了,出门的时候他悄悄朝陆遂的办公室看了眼,果然没有人!很好——陆遂定然是提前去找温誉了。

    林子然心情愉悦,开车去了自家的酒店。

    虽然知道温誉今天是不会来赴约了,但是就算自己一个人,不也是要好好的对待自己么?毕竟温誉给他的签名都告诉他要好好吃饭呢!

    林子然对着菜单开始点菜,反正温誉也不会来,自然都点自己喜欢吃的,然后他开始坐在那里玩手机,等上菜。

    按照剧情,陆遂此刻应该已经找到温誉诉旧情,温誉也对当初帮助过他的陆遂念念不忘,在陆遂的步步紧逼下产生了动摇!又害怕对不起陆臻而犹豫不决……而且温誉并不知道陆臻找他是为了求婚,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约会,因为陆遂的截胡,所以最后并没有来,而是编了个借口说自己今晚临时有事,不能赴约……

    陆臻根本不知道当夜温誉是和陆遂在一起,傻傻的一个人等了一晚上,最后却没有等来心爱的人……很快事情发展急转直下,也没有第二次再求婚的机会了。

    今晚是他的独角戏,也没有观众,林子然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想到温誉也不会来,便放开了心吃的不亦乐乎。

    吃着吃着发出来自穷人的感慨:“啊,这里的美食真的太棒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味道,这个鱼子酱,现实中真的也是这样的味道吗?”

    【系统:该游戏一切模拟都和现实一样,偏差值不超过001】

    林子然无话可说,只能竖起大拇指。

    吃到一半林子然又唤来服务生,问问自家酒店有什么好酒,结果是什么酒都应有尽有,琳琅满目令他瞠目结舌。

    于是林子然又让服务生上酒。

    【系统:……?】这个玩家是不是把这里当成了美食游戏?

    惬意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丝毫不显得等人的辛苦,林子然正徜徉在快乐的海洋中,忽然手机叮咚响了一下,是温誉的短信过来了。

    他连忙拿纸巾擦了擦手,心道温誉要和自己说来不了了,结果打开手机一看,温誉说的是:路上堵车,你等我一会。

    林子然:……?

    咋地还堵上车了?不是应该说晚上临时有事不来了吗?难道这是新的借口?想拖延时间让我不战而退?

    他有点忧虑的问系统:“这里怎么和剧情说的不一样。”

    【系统声音冷淡:该游戏是全景现实模拟游戏,一旦游戏世界生成,就会产生自我运行轨迹。游戏里的人物行为会根据玩家的表现而产生不同程度的变化,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剧情偏离度越高,最后评级就越低。】

    林子然顿时警觉起来,难道自己哪里表现的不对么?竟然导致游戏主线开始产生偏离,他可是立志要拿a级的,怎么能才刚开始就失败呢?不行,他得想办法将抢救一下。

    好在现在问题不大。

    温誉肯定是不会来的,堵车恐怕只是借口,自己身为体贴的完美男友,就该给他个台阶下,不能让他为难啊!

    林子然立刻回了一条短信:没关系,如果有事改天再约吧。

    温誉的消息很快回来:我在路上。

    林子然:真的没关系,很晚了,别太辛苦了。

    ……这次温誉没有立刻回复。

    林子然紧张的看着手机,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温誉再回复,不由得稍微松了口气。

    很好,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而已,不要紧,他已经成功的扭转了剧情。

    林子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吃饱喝足就准备离开,但是来到楼下时才想起来自己喝酒了不能开车,秘书已经结婚生子,林子然不打算叫他大晚上来接自己,于是就站在路边等的士。

    没等几分钟,刚好一辆黑色奔驰缓缓停在他的面前,嗯,挡住自己的视线了,林子然往前面走了几步避开了那辆车,几秒种后,黑色奔驰又往前开了几米,刚好挡在了林子然的面前。

    林子然:……

    我再挪!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但那辆黑色奔驰简直阴魂不散,又恰巧往前几米挡住了林子然的视线……

    林子然终于生气了,正要开口质问,前方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俊挺面容,男人银框眼镜下视线戏谑含笑,语气低沉沙哑:“怎的连我的车都不认识了。”

    林子然:……不好。

    刚才酒足饭饱晕晕乎乎,满脑子回家睡觉,居然把这段剧情给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