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九章 地煞-医药之术(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既然隐脉已搬离山门,陆恒便也不多做久留。

    将从山下买来的生活用品奉上,又取了几张银票,但如明道长只收了生活用品。

    他说:“我们这些道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五十天在山上,银票何用?倒是柴米油盐有时候缺的很,这些我就厚颜收下,正好免了本月下山的奔波。”

    他把陆恒送到山门,说:“你到苏州,见了周师兄,告诉他,掌教有意让他回来一趟。隐脉传承既难,已将传不下去,便把法门留在主宗,也算是留个念想。”

    陆恒点点头:“如明师伯,等我见到师伯,我自告知于他。”

    言罢拱手作别:“我在山下皂山镇住着,若山上有事,师伯只管遣人来吩咐一声。”

    老道士笑着点点头:“好。”

    离开了道观,陆恒漫漫走在山间。

    这次上山,既得了满意,也略有遗憾。满意的是,师伯周称心在何处已将知之;遗憾的是没能立刻见到他。

    想想大抵是自己的疏忽,当初只说找道观,没说师伯名讳。以至于朱大锤和宫兰都以为找着了。没想到还隔着一道。

    下山到家,已是中午。

    把事情一说,三个女人都表示出诧异。

    “不曾想竟是找错了...”

    宫兰这么说道。

    陆恒笑道:“倒也不算错。山上的道观原本的确是我师父这一脉的山门,只是我师伯五年前搬走了而已。而今住持道观的,是另一位师伯。”

    宫兰道:“那当家的,你师伯搬哪里了?”

    陆恒道:“苏州。说来才刚从苏州经过。”

    宫兰道:“既然当家的师伯搬去了苏州,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搬走?”

    陆恒微微摇头:“那倒也不必。我看皂山镇挺好,环境不错,安宁清净,适合生活。认门归宗的事,我走苏州一趟就是。”

    顿了顿:“而且我今天心生一点想法,打算在这里尝试一二。再则苏州距离此地虽远,但于我而言,若是轻装简从,来回也就一天两天的功夫,并不耽搁什么。”

    笑道:“便也可在苏州置些家业,我瞧着苏州的园林挺好,不如买一座来。闲暇时候可以住住,两头都行嘛。”

    九儿眼睛放光:“那倒是呢...当家的,我来时经过苏州,瞧着那园林,是极好的。”

    宫兰便无所谓,道:“皂山镇也不错。”

    黄春就嗯嗯了两声。

    吃午饭,边吃边说。

    问了马三,宫兰说马三四处转悠去了。说是南方与东北的不同,他十分好奇云云。

    又说了是先去蜀中还是南下香江,宫兰道:“马师兄打算直接去广东,先去香江看看。”

    她说:“当家的也要去么?”

    陆恒摇头:“我是不想再到处跑了。他先选了香江,那这样,先让他去上海混一段时间。广州、香江那边,与上海情形差不多。都是新旧、内外交替的复杂。可以先上海适应适应,准备周全再下香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