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桐桐在吃上是专业的(4200字大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了周城古城这边,夏泽凯找了个有停车位的地方把车给停好了。

    打开车门,把丫头和桐桐她们俩给一一抱下来,夏泽凯和他小舅子罗新成一人牵着一个小娃娃,说说笑笑的朝西边的古城入口处那里走。

    古城南门入口的对面,离地约两米高的地方有一排老房子,住着不少人。

    这边还有个挺好听的名字,其名曰油坊街。

    夏泽凯指着这片地方给小姐妹俩介绍着它的历史和曾经发生过的有趣的故事,他小舅子罗新成在旁边听得也很认真。

    罗新成就特别感慨,也很纳闷,他问:“姐夫,我怎么感觉你对这边很熟啊。”

    夏泽凯朝他扭头,笑着说道:“那可不,和你姐还不认识的时候,我还在油坊街这边住了一年呐!”

    “啊!”罗新成属实有点惊讶,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层缘由。

    他还是纳闷,问:“姐夫,你怎么还在这里住过啊。”

    “我大堂哥一家就在这边住着,我刚毕业那会儿,没找到工作,就去隔壁的滨城邹县学车去了,回来就在这边住着。”

    “我当时一学就学了大半年,那会儿连驾校的教练都说我这个驾照学的值,油钱都把学费给跑出来了。”夏泽凯说起这个事还有点得意。

    不过可不是他不愿意考,那会儿滨城邹县这边考驾照没那么严格,比齐城这边的驾校放得宽泛,齐城很多人都过来学,考试都排不上队,夏泽凯后来也就不着急了,他考过了科目一过后,就没断了练车。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南门入口这里,路边有几栋二层小楼,这些大多数都开了饭店,进去吃饭还贼贵。

    还有在这边卖古玩玉器的,也不知道真假,但是搁不住店里的伙计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硬是把他们店里的大部分古玩都和古城给扯上历史关系了。

    进入古街的道路全部都是用一米多长的青石条铺的路,路面不算平整。

    经过了岁月的洗礼和来来往往行人的磨砺之后,路面倒显得油光透亮了。

    雅俗的说,表面都形成一层包浆了,咋一看上去就有种厚重的历史感。

    桐桐调皮,伸着小脚一直在光滑的石头面上来回的玩耍,稍微一不注意,还真就给摔了个跟头,她也不哭,站起来后一个劲的盯着地面的石头看,然后再故意站上去滑着玩,好像找到了好玩的玩具一样。

    丫头对这个没兴趣,她抬头就看到了前边的老石头房子,石头房子门口还有个大个的石磨盘,磨盘上中心有根实心的黑铁棒,一个将近一米的大石碾子上伸出一根铁环来,铁环就套在了中间的黑铁棒上。

    “爸爸,这是什么呀,我没见过。”丫头对这东西表现出了很渴望的求知欲。

    夏泽凯笑着给她解释:“这是石磨,很早的时候,老祖宗们就用这东西把吃的五谷杂粮给磨成面粉,要不然咽不下去啊。”

    “爸爸,老祖宗是谁呀?”丫头问了个很犀利的问题。

    把夏泽凯都给问住了,他在想该怎么给丫头说显得更形象一点。

    可想来想去,他最后也没好招,就说:“你老爷爷的爸爸和爷爷……”

    一句话把丫头给说蒙了。

    罗新成在一边,听到姐夫的解释后,他哈哈大笑起来。

    但夏泽凯的这个解释没有大毛病,要不然怎么有个词叫‘祖宗八辈’。

    顺着青石条铺就的石头路往里走,里边的分叉挺多的。

    夏泽凯他们也不在乎去哪条路上玩,就随便选了一条,谁知道还碰上搭舞台唱戏的了。

    舞台上的名角们都穿着各色的戏服,咿咿吖吖的唱腔,字正腔圆,让人忍不住停下脚步,想着多听一会儿。

    丫头还摇头晃脑的跟着哼哼,她说:“好听,真好听。”

    “丫头,你能听得懂吗?”夏泽凯纳闷了,他两世为人,对戏曲都不感冒,难不成还不如一个小屁孩了。

    心里头这么想着,就听到他闺女说:“爸爸,我听不懂呀,不过真好听。”

    “……”夏泽凯沉默无言,就没法交流。

    桐桐和夏泽凯一个德行,她听了一会儿就拽着夏泽凯的手往前走。

    拽不动,就反身用两只肥硕的小手使劲拽着爸爸的手,身子往后仰,边使劲边喊:“爸爸快走呀,我要去前边玩。”

    前边有买糖葫芦的,这就让她给看到了。

    ‘术业有专攻’,在吃这一块上,小胖妞桐桐拿捏的死死的。

    夏泽凯最后买了四串各种不同水果的冰糖葫芦。

    丫头吃的冰糖橘子,桐桐吃的无核冰糖葫芦,夏泽凯和他小舅子俩人就简单多了,拿的最便宜的那种,还没去核的。

    边走,边吃,边玩!

    偶尔碰上了卖小玩意的,只要俩闺女开口想要,夏泽凯都会给她们买。

    罗新成看到后,心里就在想着他自己有孩子了以后会怎么管教,和姐夫一样吗?

    很显然,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这条朝东的古街还没走一半,桐桐就开始喊累了。

    不是腿疼就是脚不舒服,反正浑身上下没个好地方了,最终的目的就是让爸爸抱着她走。

    夏泽凯还嘀咕:“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闺女。”

    可事实上他喜欢老二胜过老大多一点。

    他媳妇就相反了,更喜欢老大一点。

    没办法了,夏泽凯把桐桐抱在怀里,走了一会儿,看到路边有一排原木色的联排椅子,他说:“新成,咱们去那里坐下休息一会儿,我给我大哥打个电话,问问他有没有时间,中午去他家蹭饭。”

    电话拨出去以后没多长时间,大堂哥夏云飞就接通了电话。

    “兄弟,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夏云飞还问他。

    夏云飞这会儿正在市场上休息,顺便等个活干,今年的货运市场整体不景气。

    四米二的货车基本很少有人找了,夏云飞现在很庆幸他咬咬牙提前按揭贷款买了这辆13米的货车,货运订单自然而然的就多了。

    只是今天周六了,好多工厂都不上班了,夏云飞就出来等个活干,用他的话说,有枣没枣打三竿,万一就碰上了呐!

    “哥,有空吗,我在古街里边,寻思着等会儿去你家吃饭里。”夏泽凯说道。

    听到叔兄弟这么说,夏云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