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好人和死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寻想把学姐从身上扒拉下来。

    可这姑娘紧紧地抱着他,死也不肯撒手,假装睡着了,还装模做样的打起了呼噜。

    江寻挠了一下学姐的痒痒肉。

    “哈哈哈,”学姐吊在他脖子上,丰韵的身子左右扭动,弄得江寻很难受。

    “放开我!”

    “不放!就是不放!我凭本事抱住的人,凭什么要我放手?”学姐理直气壮的说,可痒得实在受不了了,就一口咬在江寻的耳朵上。

    “疼疼疼,”江寻只得先放下了手。

    变咬为唅,这回轮到江寻受不了了。

    “你真的这么想要?”江寻喘-着-粗-气,喉咙里发出低吼。

    “不要……要……不要……嗯……”事到临头学姐倒是有些慌张了,靠着喝酒状起来的胆子又缩了回去,从女流氓变成了小姑娘,又开始纠结起来。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江寻问。

    “要……不要,要不我们就牵牵手,去甲板上看星星好不好?”学姐的脸红得要沁出血来了,那双醉眼迷离地眼睛复而清明了几分。

    “嗯,就牵牵手,不过外面风那么大,天上都是乌云,今晚没星星看,去我的房间牵手,我等会儿给你看个大宝贝。”

    江寻横抱起学姐往自己的房间走,出门前对着坐在那一个人就着狗粮喝小酒的亚纪说:“亚纪学姐,麻烦你等会儿和叶胜学长说,今晚我会锁门,让他去别的房间睡。”

    “喂喂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啊。”酒德亚纪站起来朝着江寻喊道。

    在这条船上,江寻是叶胜的室友,董素妍是酒德亚纪的室友,如果江寻不和叶胜睡一个屋了,那叶胜和谁睡?

    江寻没理她,嘴里哼着魔改版的《董小姐》抱着能化人骨头的妖精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爱上一匹野马”

    “在我的房里种满草原”

    “让我们策马奔腾”

    “董小姐”

    今晚他要翻身上野马,提枪上阵,抱球上篮,步步紧逼,让这妖精见识一下社会主义红旗下长大的人间大炮的威力。

    建国以来,不许成精!

    开门,关门,锁门。

    香肌得酒花柔软,粉汗湿鬓发,游手解罗带,鸳鸯相对浴红衣。

    十指紧扣,芊芊玉软红柔,吻娇羞。

    冰雪佳人动朱唇,字字娇嗔。

    桃花深径一通津,花心动,梅红落。

    ……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从宿醉中清醒,龙血带给了混血种比正常人更强大的体魄,全船的人按部就班的行动起来,计划正常进行。

    正常进行意味着这一船的人几乎都要死。

    江寻有些难受,一个月下来,他和这一船的人都混得很熟。

    他这张脸谈不上有多帅,耐看,而且看起来就是老实人,让人很容易生出好感,再加上他出手阔绰,大家都挺喜欢他的。

    他要是在这条船上振臂一呼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