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这事完了,我就娶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哪怕有沈秋和八百河洛猛士助拳,冲入城中的北朝贼寇,依然越来越多,他们分散开,如水银泻地,攻略城市四周。

    就如一滴墨水落入水盆。

    混乱,已经开始朝着整个水盆扩散开。

    江湖人士,尽数出动,在各自掌门长老的带领下,往城中四处去,试图堵截北军。

    这相互厮杀之间,也不知道是谁丢了把火,又或者是北朝军士见攻掠不顺,便试图焚烧城市,总之,在开战后一个多时辰后,便有火光在城中一角燃起。

    滚滚黑烟升腾,让这厮杀中的洛阳城,当真就如乱世鬼蜮一般。

    见此情景,雷爷不得不分了一批人,赶去救火。

    一些江湖散人们,畏惧搏杀,便也同去那里,帮忙救助被野火威胁的无辜百姓,也算是为洛阳之战,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刘掌门,快随我来!”

    在一处丢满尸体的街道上,齐鲁青拳门的掌门,刚刚击退一伙北朝贼子,救下了这条街上将被屠杀的无辜,正在休息时,便听到一声疾呼。

    刘掌门回头看去,便看到南海剑派的长老,一瘸一拐对他招手。

    “这是怎么了?”

    掌门对这个南海来的长老并不熟悉,但双方在英雄会宴会上也见过,算是熟人,便起身询问。

    南海长老拄着血迹斑斑的剑,喘着气,咬着牙说

    “魔门中人,正在对我等下手,我已看到,有数个门派主事者,被魔教人袭杀当场!”

    “竟有这事?”

    刘掌门也是悚然一惊。

    他青拳门,哪怕在齐鲁之地,也算不上一流,来洛阳纯粹就是为了与同道混个脸熟,这会加入对北朝作战,一方面是自持正道,另一方面,也是迫不得已。

    这骤然听闻,有魔教人专杀正派首领,他便有些迟疑,心下也有几分畏惧,但在同道面前,不能丢了脸面。

    “刘掌门不必担心。”

    南海长老左右看了看,似是看出了刘掌门心中畏惧,便压低声音说

    “这洛阳之事,我等已经出了力,这会就该保全自身,我和我门派弟子,找到了一处便于防卫的地方,就在几条街外。

    已经有五个门派同道守在那里。

    大伙抱团,才有可能在这乱局中幸存,掌门快带着门人,跟我来吧。”

    说完,南海长老便一瘸一拐的在前方带路,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三层楼宇前,确实如南海长老所说。

    这地方地形易守难攻,又很隐秘,确实是个好的藏身处。

    “快来!”

    南海长老推开门,刘掌门拱了拱手,带着门人进入房中,但刚一进去,就闻到刺鼻血腥味。

    他心中震惊,正要质问,便有痛苦自后心迸发。

    在他身后,南海长老面色冷漠,手中一把鱼肠刺,齐根没入刘掌门后心中。

    下手精准,狠辣,一刀便断了这江湖好手的生机。

    在他身后,还有其他几人自黑暗中闪出,将猝不及防的五六个门人刺倒在地。

    “第九个。”

    南海长老将刘掌门的尸体推入身前地面,这不大的房子里,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二三十具尸体。

    其中,赫然就有一个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门主,周围活动的正派中人,差不多肃清了。”

    曲邪身后的五行门长老,乃是个身材娇小的女性,听声音,也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她叫幽寒,乃是曲邪的同门小师妹。

    不过,她和五行门中其他女子的遭遇差不多,在曲邪学了阴阳邪术后,她也成了曲邪的鼎炉之一。

    而且还是最初就被曲邪下手的那个。

    赤云长老,和曲邪之所以之前闹翻,也是因为这件事。

    不过,这阴阳邪术,源自双修之法,乃是道门正法,这位幽寒长老,和曲邪私通数年,倒也武艺精进,被推入地榜之中,算不得是吃了亏。

    “你带着门人,前去白马寺,襄助张楚,或者去帮万毒魔人,杀药王。”

    易容成南海长老的曲邪摆了摆手,摩挲着手中鱼肠刺,他说

    “本座在这洛阳城里,还有事情要办。”

    “门主!”

    听到这话,幽寒长老姣好的面色大变。

    她来洛阳前,被赤云师兄亲自吩咐过,若是门主要行危险之事,必要阻拦一二。

    但还没等她开口,就被曲邪用手指拖在下巴上,这个亲昵的动作,让幽寒长老脸色煞红。

    她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算不得年轻,不过常年双修,倒是真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对曲邪,也有些师兄与师妹之间的情愫。

    她是曲邪练邪术,第一个染指的女人,曲邪对她,和对其他女人,也倒真的有些不同。

    “本座知道你要说什么,赤云师兄,也对本座叮嘱过。”

    曲邪看着幽寒长老那张姣好的脸庞,他轻声说

    “但那刘卓然,废去本座多年苦修,让本座武道之路彻底断绝,终生不得入先天之境,此仇不报,我心不宁!

    你莫要多劝,那刘卓然已经被废去功力,形同废人,要杀他,不过是一刀罢了!

    就算真有埋伏,本座也能全身而退。”

    曲邪放下手指,靠近幽寒长老,他轻声说

    “那阴阳邪术所聚阴阳气,竟能被蓬莱人收走,这等有后患的武艺,不练也罢。

    幽寒,我已不是昨日之我。

    此番回去,我定给你一个名分。”

    这话说得幽寒长老脸颊通红,她想起前些时日,两人在宗门中相处时,曲邪的反常行为,便心下了然。

    她点了点头,轻声叮嘱了一句,便带着门人尽数离开。

    在黑暗中,曲邪长出了一口气,他看着一地尸体,冷笑一声,转身便消失不见。

    此番杀了那废物小儿,再去与那些正道英雄,论一论这天下大势!

    ----------------

    洛阳城中,正在与北朝贼寇亡命搏杀的李报国一身是血,这天策小将,已经离了沈秋那边,此时正带着一队天策老卒,在城中阻击北朝狗贼。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