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楚白(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石安前世虽然不羁了一些,却因为大伯母孔氏的缘故,在镇国公府里面,倒是颇守规矩,更不会动用继母小傅氏放在他身边的丫鬟。

    冰晶之所以能够摸到他的床上,就是因为明矾。谢石安今生摸清了来龙去脉,倒是也没有发作了这一对。

    这事说起来也简单,明矾恋着冰晶,冰晶恋着谢石安,谁想阴差阳错,却让谢轻尘得了手。最后冰晶却把这个孩子,栽了谢石安的头上。抑或,她自己也不清楚,那天晚上的人,究竟是谁,是谢石安,还是谢轻尘。

    前世如此,今生又是如此。谢石安倒是正缺妻儿老小,去安了肃宗的心。对于这个送上门的孩子,他自然笑纳了。苏落雪的那个孩子,也是如此。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虽然没有发作了冰晶和明矾这些前世的旧人,今生的谢石安,却特意留了一手。秋水楼里,不用仆婢,只用他自己一手培训的暗卫。而这批人里面,最得他信任的,便是楚白和灰耳两人。

    秋水楼里里外外的暗卫,只充作丫鬟小厮,如此一来,冰晶明矾等人的言行,随时都在众人的耳目之下。今生弄清楚冰晶腹中的孩子,究竟从何而来,谢石安就借着历练的缘故,把明矾和天青,都给升了管事,派去大伯母孔氏的手下,给府里做些杂事。

    没了这些前世的旧日奴仆,秋水楼就成了谢石安的驻地,连通北疆,监控京城,无所不包。刚才进门通报的丫鬟,自然也是他的暗卫,通报了楚白一事,就安静地守了门外。

    没一会儿,一身小厮装扮的楚白就进了屋子。

    “公子,”楚白见了礼,就侧立一边,说起来自己此番的见闻。

    自从英王府的人,去杨柳枝打听了左月的事情,公子就派了他,往济南府暗查了一番。左月在杨柳枝的时候,并没有南夕那般出挑,容色虽然齐整,却不是头牌的料子。弹的一手好琴,性格和顺,却再没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了。如果非要说点什么,楚白倒是觉得,这个左月对他们公子,倒是死心塌地的很。即使没有见过容貌,却也芳心暗许。

    一开始,谢石安以为,英王府的人之所以打听左月,是想探访了她的家人,好做要挟。毕竟,眼下的左月,可是如意郡主身边的大丫鬟,颇有几分分量。谁想,继续追查下去,就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

    楚白把东海王府和蒋家的旧事一说,谢石安也明白过来了,前世英王的蒋妃,应该就是这个左月的同胞姐妹了。至于前世的蒋妃,知不知道自己这个沦落风尘的姐妹,谢石安就不得而知了。若是左月前世也遇见过南夕,蒋妃说不定知道左月的存在。若是南夕没有遇到左月,那蒋妃也不可能知道左月的存在。毕竟,今生的杨柳枝在谢石安的安排之下,早早就养了清倌,才艺样貌各有特色的准备了起来。若是没有谢石安的插手,杨柳枝不见得收了左月进门。

    “你见过蒋家的大小姐了?”谢石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