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里的人是他老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了推广果然不同凡响, 直播了一个小时,网店增加了一千多订单,苏凌不得不感叹网络的力量。

    不过, 单子一多,工作量倍增,光凭苏凌和李大海两个人不可能打包那么多个包裹。好在他早有准备, 提前和村民签了协议, 他直播带货,村民们打包发货。虽然现在只卖出他家大棚的蔬菜, 但按现在的销量速度, 过不了几天, 全村的蔬菜都能安排上了。

    出村的路建好后, 苏凌的企业村理念逐渐成形, 全村动员起来一起赚钱这样的好事, 以前想都不敢想,村民们个个喜气洋洋, 活干得更起劲了。

    快递公司没想到这么快就增加业务量了,原本公司完全不看好石溪村,站点开了半个月,没几个快递, 今天包裹暴增,小仓库摆不下, 人手不足, 紧急给镇上的总部打电话求支援。

    晚上七点,苏凌饿着肚子,慢慢地往家走。

    村口到苏家宅院的石子路,已经变成平坦的水泥路了, 可以通行一辆车。除了路,苏凌把院子外面的空地修建成了一个蓝球场,兴致来了教村里的小朋友打篮球。

    蓝球场旁边有两个带棚的停车位,一个车位上停了辆黑色的轿车,一个车位上停着摩托电动车。轿车苏凌半个月前新买的,花了十五万元,比不上香岩山别墅地下车库的百万豪车,但比电动车好,至少能遮风挡雨,去镇上购物更加方便。

    篮球场上有户外光控灯,把宅院大门照得通亮,不用摸黑,苏凌掏出钥匙快速开了院门。

    院子里有草坪灯,温馨柔和,与草丛里的萤火虫相映成趣。一猫一狗在草地上玩耍,发现苏凌,立即跑了过去。

    “汪汪汪~”king不停地晃着尾巴。现在已经不能叫它小家伙了,养了两个多月,身体大了一圈,成长为一只可爱的幼犬。

    lion慢吞吞地走着,“喵喵”地叫了两声,用身体蹭着苏凌的腿。

    苏凌弯腰把它抱了起来,捏着它的小爪爪瞅了瞅。“又是一脚泥,晚上不许上楼偷爬我的被窝。”

    猫和狗不一样,身体轻盈,攀爬力强,楼梯根本难不住它,小家伙比king狡猾,晚上经常偷溜上楼,霸占他的床。每次被发现都无辜地“喵喵”叫,露出白肚皮撒娇。

    苏凌抱着它往屋里走,king屁颠屁颠地跟在后头。

    中午出门前,苏凌在饭盆时留了猫粮和狗粮,这会儿回来晚了,果然都空了。他放下lion,去厨房拿了罐头,给它们加餐。

    两个小家伙果然开心地打转,还没等他把罐头肉放进盆里,就急猴猴地守着了。

    照顾完两个小宠物,苏凌系上围裙,回厨房给自己做晚餐。

    忙了一整天,身体累,精神更累,没什么心思煮饭炒菜,就简单地煮了碗西红柿鸡蛋面,对付一口。

    西红柿是自己家大棚摘的,鸡蛋是村民卖的笨鸡蛋,两者结合,做出来的面又香又酸,喝一口汤胃口大开,苏凌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晚餐,苏凌陪猫狗在客厅里玩到了九点半,实在撑不住便上楼洗澡睡觉了。

    第二天,苏凌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醒来。

    他头晕脑胀的睁开眼睛,拉了窗帘的房间一片昏暗,伸手按下灯,挣扎着从被子里爬出来,连打数个喷嚏。

    感冒了!

    苏凌拉紧被子,吸了吸有点塞的鼻子。

    昨天一点征兆都没有,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就感冒了?难道是夜里空调开低了?

    他抬头看向墙角的空调,二十五度,正常温度呀!

    重新躺回被子里,抱住大熊玩偶,苏凌不由自主地想起三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那次生病也是毫无预兆,白天他背着画夹去公园写生,下午去逛了个画展,晚上吃完饭坐在客厅里看了会书,睡觉前一切正常,到半夜突然发起了高烧,当时头痛欲裂,浑身难受,加上蔺封不在身边,瞬间委屈,仿佛被世界抛弃了,孤独寂寞,甚至绝望得厌世。

    有来自对婚姻的失望,有来自对爱情的迷惘,多种感情交错,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病好后他不敢再回忆当时的感受,只想逃避,所以他留了离婚协议书给蔺封,毅然来到乡下。

    在乡下的这段时间,从不习惯到逐渐适应,整人个人都平静了,既使回想起蔺封对他的冷淡,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多愁善感了。

    这次的感冒不算严重,除了鼻塞没有发烧,比上次好太多了。

    说起来,上次发烧其实不是最严重,最严重的一次是两年前,他和蔺封去南方海岛度假,在海上冲了一下午的浪,当天晚上他就发烧了。

    蔺封被他吓得不轻,连夜包机回s市,住进蔺氏私人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

    结果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不过也够呛,烧了一周,拖拖拉拉地好了。

    之后,蔺封要求他每三个月去蔺氏医院做一次体检,指了个专属医生,全权负责他的健康。

    苏凌觉得蔺封小提大作,然而在爱人担忧地注视下,不得不应承。体检了两年,他的身体除了偶尔感冒发烧,没有任何问题。

    距离上一次体检过去四个月了,早已超过和蔺封约定的三个月,两人要离婚,他哪好意思去蔺氏医院?再则,他身体好得很,根本不需要这么频繁的体检。

    灌了两杯热水,盖着被子闷出一身汗,睡个回笼觉,苏凌感到身体舒服多了,人也精神了。

    今天下雨,去田泥泞,他决定暂停直播一天。悠闲地吃了早餐,带着两只小宠物在水榭里画画。

    这个月二十五日是老师张千逸的画展,他作为关门弟子,无论如何都要带着作品参加,之前画了几幅画,颇为满意,但多多益善,他决定再画两幅带过去,让老师挑选一幅展示。

    洗净手,调好颜料,铺开宣纸,提起毛笔,静心绘画。

    他在水榭里专注地画画,等待看直播的网友们却着急了。

    今天没有小哥哥的卖菜直播了吗?

    从早上等到中午,从中午等到下午,小哥哥的主页毫无动静。网店倒是有人接单,客服也在线,问为什么不直播,客服回答,今天下雨。

    下雨?

    得到这个答案,网友们差点一口老血喷在屏幕上。

    项佳和齐丽午休没得直播看,瞬间感到了无生趣,回放前两期的视频时,突发奇想。她们为什么不剪个合辑呢?把小哥哥的唯美镜头剪辑出来,配上背景音乐,再分享到字母站。

    心动不如行动,一个化身剪刀手,一个找配乐,合作无间。

    苏凌画完画,不知不觉到下午两点,错过了午饭。放下毛笔,他有些兴奋地看着宣纸上的锦鲤戏荷图。

    这幅画的灵感来自水池里的大鲤鱼,看久了便记住它的模样和形态,落笔之时,胸有成竹,几乎不用思考,一条霸道嚣张的鲤鱼跃然纸上。

    难怪老师说,大自然是最好的素材。

    苏凌满意地拿起手机,拍照存留。想起很久没有联系老师和师兄们了,翻出小师兄的电话号码,心虚地加了微信。

    很快,小师兄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飞天猪:小凌,你换号了?难怪原来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凌云:嗯……发生点事,就换号了。】

    【飞天猪:发生什么事,换号都不跟我们联系?老师都以为你失踪了,只差报警了。】

    【凌云:抱歉抱歉……那个,我其实是在闭关啦!小师兄,看看我最近的画,有没有进步?】

    苏凌怕小师兄打破沙锅问到底,赶紧换话题,把最近的画发了照片过去。

    【飞天猪:哟,不错嘛,进步很大呀,小凌。你最近在哪闭关?突飞猛进啊!】

    得到小师兄的赞赏,苏凌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凌云: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等老师的画展结束了,小师兄要有空来我家坐坐。】

    【飞天猪:你家?算了,上次我去找你玩,咱们坐客厅唠嗑,你那爱吃醋的老公在一旁虎视眈眈,我可怕了。】

    【凌云:……】

    苏凌抚了下额。

    小师兄比他年长十几岁,三十九将近四十的人了,还童心未抿,他刚结婚那会儿,小师兄有次过来坐客,拉着他聊得正投入,蔺封下班提前回来,面无表情地往沙发一坐,小师兄越聊越尴尬,最后连晚饭都没吃,匆忙地离开了。

    之后,小师兄宁可约他外面,也不愿上门拜访了。

    【凌云:不是,是我乡下的房子。】

    【飞天猪:咦?乡下?你什么时候在乡下买了房子?】

    【凌云:不是买的,是长辈留给我的遗产,具体等咱们见面再细说。】

    【飞天猪:好吧!记住哈,老师的画展千万不要迟到。这次邀请了很多名人名士,连一直居住在m国的白瑾成大师都来了,咱们身为老师的弟子,绝不能给老师丢脸。】

    苏凌看到白瑾成三个字,微微一怔。

    是白爷爷吗?

    上个月白爷爷过来这里后,带走了二爷爷的拔步床,虽然留了电话号码,但没怎么联系,原来他受到老师的邀请,参加画展吗?

    这个圈子还真小。

    苏凌笑了笑,给小师兄回复。

    【凌云:知道了,我一定准时到。】

    接下来几天,只要天气晴朗,苏凌就开启直播。买了几次推广,粉丝越来越多,有些不知从哪来的,个个是土豪,打起赏来慷慨大方,满屏的q版霸王龙在喷火。

    【小哥哥,今天怎么不穿西装了?】

    【穿白色t恤的小哥哥也超帅~】

    【我想要同款草帽,哪里有买?】

    【小哥哥,你家的黄瓜超好吃,生吃、凉拌、小炒、剁椒、腌制……连做汤都好喝!】

    【嘿,我就不一样了,黄瓜切片贴贴脸美容,效果一级棒,不仅美白还除皱。最近同事都说我年轻了两岁,超开心!】

    【美容+1】

    【西红柿我买了一箱,结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