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迟到的收信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里就是二爷爷的家。”

    苏凌打开苏家老宅的大院门,邀请客人进来。

    白瑾成跨进门槛,走进院里,慢慢地转头,看着院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一砖一砾,眼里泪光闪烁。

    重新修建过的苏家老宅,几乎找不到过去的影子,然而他却感到似曾相识。

    ‘阿成哥,将来要是在一起,咱俩就建个小园林住,山水花木,榭台楼阁,引一池水,养几条锦鲤,再在后院种点菜,闲暇之时爬爬山,画幅画,悠闲又自在。’

    年少的苏岚坐在栏杆上,翘起脑袋,扬着嘴角,笑得天真。

    六十年过去了,斯人已逝,独留这小园林让人缅怀。

    白瑾成的背仿佛一下子驼了,身体轻晃,走到池边,看到里面游来游去的胖锦鲤,轻轻一叹。

    苏凌也不打扰,把新买的电动摩托车搬进院子,关上院门。

    刚才在村口的榕树下,他们互相做了自我介绍,苏凌得知这位老先生就是二爷爷信中的瑾成兄,惊讶了好一会儿。

    村长说他长得像年轻时的二爷爷,如今被人认错,看来他和二爷爷真的有几分相似。

    “您先进屋里坐坐。”苏凌客气地对白瑾成道,至于那个叫温西的少年,他仅淡淡地瞥了一眼,没怎么理会。

    他又不是木头人,感受不到少年看到他时一闪而逝的鄙夷。作为苏家的少爷,苏凌接触过各种各样性格奇葩的富家少爷,他们身上总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喜欢狗眼看人低,对那些身份地位不如他们的人,不屑一顾。

    也许是因为身边有长辈在,少年很快掩饰情绪,但不妨碍苏凌对他印象不好。

    温西从踏进这座园林后,便禁不住地诧异。

    他以为祖父拜访的乡下故人,住处不会好到哪里去,出乎意料的,竟然是这么一座雅致的庄园。占地面积大,造型古典,环境优美,空气清新,住里面简直是一种享受。

    “这儿变化真大。”白瑾成跟着苏凌跨入宅子大厅,突然一声“汪汪”,吓了他一跳,温西急忙上前扶住他。

    “King,安静。”苏凌轻斥小东西。

    King趴在狗窝里睡了一下午,听到动静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陌生人,自然就汪汪叫了。

    苏凌把小东西抱起来,安抚了下,歉意地对白瑾成道:“不好意思,小家伙认生。”

    白瑾成慈祥地笑道:“小家伙很好,忠心又护主,不愧是我们Z国的田园犬。”

    苏凌放下King,让它自己去玩。“我上楼换件衣服,马上下来,你们请稍等。”

    白瑾成不介意地道:“客随主便。”

    等苏凌去楼上了,客厅里就剩祖孙俩,外加一条小土狗。小土狗端正地蹲坐,眼睛警惕地盯着陌生人。

    温西坐在红木椅上,打量客厅。客厅的布置简单不失格调,放置在角落装饰用的青花瓷瓶,色泽温润,造形优美,散发着古董的气息,引人注目。

    白瑾成起身,走到那个青花瓷前,怀念地道:“这个晚清青花瓷瓶原本是一对。”

    “晚清?”温西惊讶,“是真品?”

    一个农村人的家里,竟然有真古董?

    白瑾成瞥了眼孙子,道:“你以为苏家是普通人家?往上数几百年前是当官的,到民国初期才没落了。不说这青花瓷,就是这套红木椅、屏风、墙上的梅兰竹菊四幅画,都是古董。”

    温西乍舌。

    原来祖父的故友是一位隐藏的土豪!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听祖父提起过?如今祖父一把年纪了,执着地回Z国探亲,又是为了什么?

    温西垂眼,禁不住地思索。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楼上有人下来,温西不由自主地抬头,看向那从屏风后转出来的俊美青年。

    浓密细致的卷发自然地散落在肩上,刘海后梳,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两道秀气的眉毛飞扬入鬓,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水光涟滟,细致如白瓷的肌肤,完美地瑕的脸部轮廓,浑然天成的五官,搭配身上这套裁剪精致的宝蓝色西装,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贵公子,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

    温西的瞳孔微微收缩,怔愣地看着苏凌步入客厅,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好像有什么在生根发芽。

    苏凌很少接待客人,不管在苏家还是在S市的香岩山别墅,都没什么招待客人的经验,所以今天家里来了客人,本着不能马虎的态度,他特地上楼换了一身得体的礼服,洗了把脸,涂了点面霜,稍微打理下头发。自然卷的好处,就是随便喷点啫喱水,便能凹出任何喜欢的发型。

    白瑾成看到这样的苏凌,由衷一叹。苏岚的孙子果然也是人中龙凤。

    King在主人的脚边欢快地蹦达着,不时地摇晃尾巴,换在平时,苏凌早已弯腰抱它了,但今天不行,有客人在。

    他去厨房泡了壶茶,端到客厅里,摆在茶几上,拿出一套白瓷杯,以茶汤清洗过后,提起茶壶,倒出青绿色的茶水,一缕香气飘在空气中,令人精神一振,心情舒畅。

    “这是今年新炒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