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敌旋风腿(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家作为S城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为避免孩子被绑架,从小就逼他们学格斗空手道,苏凌也不例外。

    他小时候长得特别漂亮,白白嫩嫩的,加一头自然卷发,像洋娃娃般可爱,走到哪都引人注目。不过他比较娇气,磕磕碰碰就掉金豆子,空手道老师都拿他没辙。

    直到某天在幼儿园被三个小男生欺负了,苏凌的倔强脾气上来,立志要报仇,于是上格斗课的时候,再也不哭了。学了一个月,初见成效,他狠狠地把那三个小男生打趴,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惹他了。

    学了二十年,苏凌的空手道至少在黑带三段,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别人只当他是个优雅的贵公子,殊不知惹毛他,后果不堪设想。

    许丁石毫无防备地被他一脚踢开,躺在地上哀嚎,小郭和张力从震惊中回神,紧张地跑上前扶起他。

    “许……许哥,你没事吧?”张力问。

    许丁石缓过劲,挣扎着起身,捂着肚子,嘶嘶几声,怒道:“你被踢踢看,有没有事!X的!这小子和苏老头一样,会武术!”

    “那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小郭不甘心地问。

    “当然不可能算了!”许丁石一把抢过小郭手里的小刀,狰狞地冲向苏凌。他就不信了,在柳仙镇混了十年,打不过一个小白脸?刚才不过是他运气好,趁自己不备,偷袭得逞了而已!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上次伤他许哥的人,现在还躺在医院的重病监护室。

    许丁石的拿着刀捅向苏凌,苏凌反应迅速地从张婶手里抢过扁旦,当棍子使用,在许丁石靠近时,扁旦向前一戳,击中他的脖子,许丁石闪避不及,“啊”地一声痛呼,扁旦方向一变,敲击他拿刀的手腕,连击数下,许丁石手中的刀脱落飞出,旁边的小郭和张力见状,一起攻击苏凌,苏凌将手中的扁旦往地面一插,以扁旦为支点,纵身跃起,来了个无敌旋风腿。

    “啊——”

    “哇呜——”

    “哎哟——”

    张婶惊呆地看着三个流氓同时飞出,背部撞击地面,四脚朝天,痛哭流涕。

    苏凌帅气地落地,右脚一挑扁旦,扁旦弹起,被他轻松地单手握住,直指许丁石。

    许丁石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扁旦,害怕得不顾疼痛,往后爬去。

    “你……你想干嘛?杀……杀人是要偿命的!”

    苏凌居高临下,冷冷地道:“你拿刀捅人时,怎么不想着杀人偿命?”

    许丁石身体抖得像筛子,眼神怨毒。“老……老子要告你!告你故意伤害罪!”

    小郭爬到许丁石身边,掏出手机,虚张声势:“报警!我们要报警!”

    苏凌笑了,笑得许丁石脊背发凉。他一指院门屋檐下的白色物件,慢条斯理地问:“看到那个东西了吗?”

    许丁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忽地愣怔。

    “监……监控摄像头?”

    “对,就是监控器。”苏凌道,“我不愿与你多加纠缠,准备回屋了,但你不依不挠,背后偷袭,被我踢开后你又拿刀捅人,接着三个人围殴我,我拿扁旦反击,完完全全是正当防卫。你觉得警察看了监控视频,会抓谁?”

    许丁石脸色一变,咬牙切齿地道:“你小子……阴我!”

    “你说呢?”苏凌反问。

    当初在镇上买了一堆电器,顺手安装了监控,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许丁石一口气提不上来,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带着两个小弟,灰溜溜地跑了。

    苏凌放下扁旦,看着他们逃离。

    张婶长吁一口气,关心地上前。“小苏,你没事吧?”

    “我没事。”苏凌微笑。

    张婶望着他无害的笑容,不禁怀疑刚才那个一打三的青年是不是他了。

    “许丁石这次吃了瘪,下次一定还会来找麻烦。”张婶深知老许家儿子的本性,一脸担忧地说。

    苏凌拿出手机,拨打110。“先报警吧。”

    “这……管用吗?”张婶不乐观。许丁石在镇上混得风生水起,背后有人,才敢恣意妄为。

    “不管有没有用,先报警总没错。”苏凌道。

    一个半小时后,警车开车进了石溪村,村民听到警笛声全都好奇地出来,苏凌向他们提供了监控视频,警察了解情况后,去老许家抓到了许丁石等三人。

    当时许丁石和两小弟正在屋里一起谋划着怎么报复苏凌,突然被抓了还一脸懵,看到站在警察身后的苏凌,气得大喊大叫,被警察一把制住,押上警车。

    张力和小郭哭丧着脸,一起被带走,村民们对他们指指点点,老许和李秋看到儿子被抓,吓得哭天抢地,求着苏凌放过他们的儿子。

    苏凌抿着嘴,站着没动,张婶看不过眼,上前斥责:“天地良心,小苏要是没有自保能力,就要被你家儿子捅死了!现在他们被抓,完全是咎由自取!”

    李秋愣了愣,跪下来求苏凌:“苏少爷,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家丁石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能坐牢!坐牢了,以后谁家姑娘愿意嫁他啊!”

    苏凌皱眉,不为所动:“一切按法律程序走,你有什么诉求可以找警察说。”

    李秋和老许瘫坐在地,无力又无助,其他村民摇头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子不教,父子过哟!”

    “慈母多败儿,啧啧啧——”

    “我听说许丁石在镇上犯了事,才跑回村里避风头。”

    “是不是跟那个强拆有关?网上有人发了视频,惨,真惨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