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想要富,先修路(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与三位茶叶收购商探讨完合同的细节,苏凌借了村委会的电脑和打印机,弄了份新合同,签了字,这事就定了。

    送走三位茶商,村长带苏凌爬了趟凤凰山。

    “当初你爷承包山种茶树,村里大部份人不看好他。前五年都在赔本,到第八年逐渐有了收成,如今二十年过去,咱们凤凰山出产的雨露茶在外小有名气了。”金村长双手背在身后,目光深沉地望着一排排整齐的茶树。“只是没想到,你爷会走得那么匆忙。”

    苏凌站在山坡上,望着嫩绿透亮,连绵不绝的茶树,不禁咋舌。“这么多茶树,全是二爷爷一个人种的?”

    “怎么可能?”金村长瞥了他一眼,“当然是苏老头花钱雇村民一起种的。”

    被鄙视了,苏凌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

    金村长说:“苏老头有知识有文化,要不是为了守着苏家老宅,也不会留在村里当个农民。倒是苏老大,发家迁去城里,与老家断了关系,六十年来对苏老头不闻不问,连他去世了都没过来送葬。”

    苏凌听着,脸上微微发烫。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爷爷提起老家的事,如果不是刘律师给他打电话,他都忘了在乡下有位亲戚。

    两个月前,张律师接了二爷爷的委托,由于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找S市的律师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到他的电话号码。

    第一次接到张律师的电话,苏凌以为是诈骗电话,直接拉黑,后来张律师不厌其烦地换了两三个电话号打过来,再三解释,苏凌终于想起来,小时候他曾跟父亲去乡下,见过这位亲戚。

    “爷爷他……一直忙于事业,前几年身体有恙,姑姑带他去国外休养了。”苏凌委婉地解释。爷爷与他们这些小辈都不亲,小时候苏凌还有点怕他,过年家庭聚会,都远远地躲着,倒是四叔家的儿子,他的三堂弟,人小嘴甜,颇得老爷子欢心。

    如今苏凌和苏家断了关系,对那边的事一无所知,二爷爷去世的事,苏家是否知道,他也不清楚。

    金村长冷哼几声,说:“他是怕被人瞧不起曾经是泥腿子的身份吧?”

    苏凌一脸尴尬。

    这问题他不好回答,爷爷的心思,没人能猜得透。但他知道爷爷是个商业奇才,苏家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就是爷爷的投资眼光和魄力。

    见苏凌沉默,金村长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苏凌微怔。“打算?”

    金村长道:“你得了苏老头的遗产,要留下来继续经营呢,还是卖掉回城里去?”

    苏凌被问住了。

    由于婚姻受挫,他暂时不想呆在城里,到乡下散散心,完全没想过遗产要怎么处理。这满山的茶树,承载了石溪村人的汗水和心血,如果卖了,不仅可惜,还对不起去世的二爷爷。

    可是留下的话,他以后的人生,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苏凌陷入了迷茫。

    中午,苏凌在村长家蹭了一顿午饭。

    饭是村长儿媳做的,菜是从他们自家园子摘的,纯天然绿色无公害,新鲜水嫩,口感清爽,吃得意犹未尽。

    饭后,苏凌又和村长到村委办公室,商量明天采茶的事。

    “往年都是茶商自己派货车过来拉鲜叶,今年你定的售价包含了运费,你想好怎么运出村了吗?”金村长问。

    苏凌道:“我想去镇上雇些货车。”

    金村长却摇头:“你的想法是好的,不过货车司机恐怕不愿意进村。”

    苏凌不解:“为什么?”

    谁会嫌钱多,有生意不做?

    金村长捋着胡子,问道:“你进村的时候,坐的是老刘的拖拉机吧?”

    苏凌点头:“是。”

    金村长问:“感觉怎么样?”

    苏凌蹙眉,想起那颠簸的酸爽感,再也不想尝试了。

    “路窄、不平、弯曲又长,不好开车。”他评价。

    “所以,咱们村闭塞,贫穷。”村长道。

    “难道……不能修路吗?”苏凌问。常言道,想要富,先修路。这么多年来,石溪村就没想过把路修得好一点吗?

    村长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我们不想?没钱,拿什么修?”

    苏凌一愣。“政府不批?”

    金村长道:“审批早就下来了,你爷和我一起去谈的,可是钱不到位,怎么修?村里都是穷人,即使你爷卖了茶叶赚的钱,也不够铺路。路要扩大,就得占用耕地。村子到柳侯亭有两公里长,涉及到上千户人家的田地赔款,政府批下的资金有限,多出来的部份谁有能力出?”

    苏凌没想到村子铺条路会这么艰苦,没有钱,处处受制,难怪石溪村一直没有脱贫。

    “需要多少?”他问。

    金村长抬起耷拉的眼皮,拿出算盘,噼里啪啦地打着。“我们和村民谈好的赔款是每亩六万元,按占用比例,每户人家至少赔三万元,政府补贴了一百万,剩下的我们自己承担,修路的钱额外算,零零总总加起来,建一条普通公路,大约需要五百万元。”

    五百万元?

    这对农村人而言,简直是个天价数字。

    苏凌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金村长放下算盘,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今年茶山的产量上去了,卖得好能赚个一百万,你爷原本想等五年再修路,如今他不在了,这事只能黄了。”

    “不会黄,也不能黄。”苏凌双手交握,神色坚定地望着村长,“我有钱,路我来修。”

    金村长的手一抖,杯子里的水洒了出去。

    下午一点,苏凌离开村委会,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慢慢地走在石子小路上,欣赏着路边的田野风光。

    大多数厌烦了城市喧哗的年轻人,都向往农村的宁静和悠闲,苏凌也不例外。然而,当真正看到农村人的贫穷和无奈,他才体会到,乡下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惬意。

    未来将何去何从,以后在哪里生活,他和蔺封的感情是否继续,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是空想。

    当下,他需要解决很多问题。

    比如:他得挨家挨户地找有拖拉机的村民,商量拉茶叶出村的事。他出资修路,要和村民商谈占用耕地的赔款。以及,眼前最最重要的是,他该如何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

    村里没有菜市场!

    家家户户都种地,过着自足自给的生活。

    所以,他必须自力更生,自己种菜了!

    还有——

    他要买一堆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