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孤独难眠的夜(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蔺封闷骚吗?

    和他一起生活了三年,苏凌深有体会。

    有些事如果不问,他不会主动开口,即使开口了,也不一定能得到答案。尤其是近半年,蔺封的“闷”变本加厉,次数多了,苏凌备感无力,都不知该怎么和他沟通。

    “哎,不提他了。”林舟见苏凌眉间愁云凝聚,转移话题,“农村的房子怎么样?住得习惯吗?”

    “很不错。”苏凌收拾心情,转换镜头,举着手机让林舟参观房子。

    林舟透过屏幕看到屋子里的摆设,惊叹声连连。

    “小凌!你赚了!这椅子、这桌子、这架子、这屏风、还有角落里的那个瓷瓶,都是古董吧?”

    “应该是,这宅子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苏凌来到大厅,打开门,把手机对着外面照了照,“前面是院子,园林风格,挺漂亮。”

    可惜现在天黑了,没有草坪灯,看不清景色。

    林舟原本担心苏凌到了乡下,会住破旧的土砖房,如今看着这座古色古香的宅子,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除了房子,二爷爷还给我留了十亩地和一座承包了五十年的大山。”苏凌说。

    林舟诧异地睁大眼睛:“十亩地?承包了五十年的山?你二爷爷是个隐居的土壕啊!”

    苏凌感慨:“拿到遗产时,我和你一样惊讶。”

    林舟眨眨眼,摸着下巴:“所以……你准备在乡下种田吗?”

    苏凌一愣:“我?种田?”

    让他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去种田,开玩笑吗?田还没种半亩,人得先趴下,太不靠谱了!

    林舟道:“总不能浪费搁置了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无聊当种花呗!”

    苏凌失笑:“种花和种田能一样?”

    花只有一盆,放在阳台上浇浇水,施施肥,晒晒太阳就好了,种田却是个长期的体力活,他绝对干不了。

    林舟建议:“如果实在不想自己种,就租给其他人种嘛!”

    苏凌点头:“我考虑考虑。”

    又聊了一会,两人结束了视频。

    望着暗掉的屏幕,苏凌轻叹一声,关好门,绕到大厅中堂墙后,往楼上走去。

    农村的夜晚,异常安静,脚踩在木质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格外刺耳。

    苏凌第一次住这么偏僻这么大的宅院,有点适应不良。白天有李大海和张婶在,不觉得害怕,夜晚剩他一人,走在狭长的楼梯上,背部发寒。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苏凌一口气念完,壮大胆子上了二楼。

    二楼共有三个房间,中间是主卧,两边是次卧。

    张婶说,二爷爷生前住在主卧,如果苏凌忌讳,重新装修,开窗晾两个月,晦气就散了。

    苏凌于是暂住东边的次卧,打算过段时间,再请人装修主卧。

    次卧里摆设简单,一个靠墙的古老衣柜,一张一米五宽的木板床,床上的被褥还是他向张婶现买的。

    前几天张婶用新棉花弹了两床被子,本想留着给过年回家的儿子媳妇用,既然苏凌急需,就先给他了。

    苏凌自然不能白拿,花钱买下,顺便买了被单和床罩。张婶眉开眼笑,买二送一,赠了他一个放置不用的旧枕头。

    四个行李箱整齐地摆放在墙角,苏凌打开一只,找出内裤和睡衣,进浴室清洗。

    二爷爷修缮宅子的时候,给卧室加了现代化浴室,不过里面没有热水器,苏凌用冷水草草地冲了一把。

    春天的夜里洗冷水澡,那叫一个酸爽,洗完后,苏凌迅速钻入棉被,蜷缩着瑟瑟发抖。

    新弹的棉花被有一股太阳的味道,柔软干燥,但无法与家里的蚕丝被比,粗糙的被套和床单磨得皮肤难受,怎么躺都不太舒服,睡意全无。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无不令苏凌心里发慌。

    辗转反侧了许久,脑子越发清醒,想起后院那间独立屋子里的祖宗牌位,冷汗直冒。

    拉起被子覆在头上,闷了一会,呼吸困难,受不住掀开被子透大气。

    以前看了恐怖电影,都是蔺封抱着他睡,在他宽厚的怀抱里,特别有安全感,如今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偏僻的乡下孤枕难眠,想着想着,苏凌不禁酸了鼻子。

    明明两人谈恋爱的时候,感情好得像蜜一样甜,为什么结婚后,反而渐渐冷淡了呢?

    心里闷得难受,苏凌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点开相册,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才想起这部手机是新买的,原来那部手机,怕被蔺封定位,就关机搁在家里了。

    点开应用,下载了个小睡眠APP,播放舒缓安眠的音乐,放松精神,不知不觉想起刚和蔺封恋爱那会儿。

    三年前,他和蔺封还是S大的在校生,蔺封比他高两届,即将毕业。两人一个是艺术系,一个是金融系,平时没什么交集,直到那年的校庆联欢晚会,苏凌被同学怂恿着去报了个节目,终于有了近距离接触。

    作为晚会的策划,蔺封面面俱到,排练出一点错,便不厌其烦地要求重来,力求做到完美。他话不多,但气势惊人,只要一个眼神,学弟学妹们立即乖乖地纠正错误。

    苏凌的节目在很后面,不过总是早早地过来,抱着吉他坐在角落,边弹边轻唱,等待排练,偶然会感到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身上,他抬头去寻找,那道视线又迅速地消失。

    当他排练结束,等待蔺学长挑刺时,结果对方只朝他点了个头,什么话都没说。

    这令苏凌困惑。其他人的节目,蔺学长都能指出缺点,为什么轮到他,学长就成了“闷葫芦”?

    说给林舟听,林舟笑他大惊小怪。

    “咱们小凌凌人长得漂亮,歌唱得好听,吉他弹得棒,往台上一站,明星范儿十足。你都不知道,你一唱歌,台下的学妹和学姐有多疯狂?当然,还有一群学弟学长们为你着迷。蔺封要是个同,绝对过不了你这个‘美人关’!”

    苏凌觉得林舟夸张了!

    蔺封一看就是个正儿八经的人,怎么可能会为“美色”所惑?

    何况,苏家和蔺家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蔺封没有对他冷嘲热讽就不错了。

    校庆那晚,苏凌为了舞台效果,打扮得华丽而优雅,表演结束,获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

    苏凌鞠躬下台,在后台卸妆,一大束玫瑰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惊讶地抬头,怔怔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俊美男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