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老婆不见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五个小时前,S市蔺氏私立医院——

    “蔺总,蔺总,您现在不能出院!”

    主治医生苦口婆心地劝阻,然而走出病房的俊美男人充耳不闻。

    “蔺总,您刚做过骨折手术,是不是在医院里休养比较好?”身穿西装的下属加入劝说之列。

    男人倏地停下脚步,目光冰冷。

    他的脸棱角分明,浓密的剑眉飞扬,眼眸深邃幽暗,五官立体如刀刻般精致,平时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被额头上的绷带包扎得凌乱。他的左臂打了石膏,用绷带绑着挂在胸前,肩膀上披了一件银色的西装外套,衬衫微敞,健壮的胸.肌和腹.肌若隐若现。

    下属被他冷眼一瞪,心虚地低头,不敢多说什么。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按掉蔺夫人的来电,更不该听展扬的话,手贱地关机,此时此刻,许昀卓恨不得时光回溯,回到前天晚上。

    然而,这事真正计较起来,也不能怪他吧?

    蔺总平时严肃又古板,竟然把自己老婆的来电显示昵称标注成“凌宝”。

    前天凌晨,他和展扬焦灼地等在手术室外面,精神紧绷,压力巨大,生怕蔺总有个三长两短。突然,捏在他手中的蔺总手机响了,他们第一反应自然是挂断。

    蔺总作为氏集团的掌舵人,在L国遭遇车祸,生死未扑,消息一旦泄露,被对手抓住机会制造新闻,蔺氏集团的股票便岌岌可危了。

    出于多种考虑,许昀卓和展扬严密封锁消息,杜绝一切隐患,他们是蔺总的左右副手,有一定的决策权。

    但是——

    凡事都有例外!

    许昀卓以为半夜来电的那位“凌宝”是蔺总的朋友,因此理所当然地挂断电话,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凌宝”中的“宝”字,竟是“宝贝”的意思!

    也就是说,“凌宝”是蔺总非常、非常亲密的人!

    蔺总从昏迷中醒来,第一时间要看手机,许昀卓把手机给他,并向他汇报来电情况。

    蔺总打开手机,盯着通话记录,眉头紧蹙,迅速地拨打过去,回应的却是冰冷的电子提示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

    蔺总手机一丢,下令道:“马上安排……回国!”

    许昀卓和展扬百般劝阻,刚做完骨折手术,身体虚弱,怎么能长途折腾?

    然而,蔺总态度坚决,谁劝都没用,许昀卓无可奈何,只好安排私人飞机,顺利回国,先送蔺总去蔺氏集团的私人医院,继续治疗伤势。

    回国后,蔺总紧蹙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一遍遍地拨打“凌宝”的电话,一遍遍地听着电子音,终于,许昀卓忍不住硬着头皮询问:“蔺总,这位朋友……很重要?”

    蔺总停下拨打电话的动作,面无表情地道:“他是我老婆。”

    许昀卓大惊!

    蔺……蔺总的老婆?

    蔺总的老婆不是叫苏凌吗?

    等等!

    苏凌?

    凌宝?

    所以——

    苏凌=凌宝=蔺总老婆!!

    许昀卓石化,呆呆地看着蔺总挣扎地从病床上起身,用完好的右手扯过椅子上的西装外套,艰难地披在身上。

    如此这般,蔺总因联系不上老婆,不顾医生的劝阻,坚持要出院。

    许昀卓自知理亏,因一念之差,造成蔺总联系不上蔺夫人,以至于蔺总心急如焚,不顾一切地要回家。

    蔺封见下属沉默,继续阔步向前走。

    “蔺总,您等等——”医生却不管其它,只知自己的病人要“逃跑”。那怎么行?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他必须留下病人!

    主治医生跑到蔺封面前,伸手拦截:“您要有重要的事,或见重要的人,可以吩咐许助理,何必亲自出马?您刚做完手术,又坐了飞机,伤口容易裂开或感染,还请慎重考虑。”

    许昀卓趁机劝阻:“张医生说得不错,蔺总若是不放心,属下可以跑一趟蔺宅,帮您看看蔺夫人是否在家。”

    蔺封冷漠地注视着他。

    许昀卓顶着压力,安慰道:“蔺夫人是成年人,总……总不能丢了吧?手机偶尔忘了充电……或是遗失了……都有可能……”

    后面的话越说越小声,许昀卓被蔺总那嗜人般的眼神看得两腿发颤。

    他说错什么了吗?

    为什么蔺总的脸色阴沉恐怖?

    “不用。”蔺封低沉地说了两个字,绕过主治医生,往电梯间走去。

    许昀卓没办法,对主治医生交待几句,追了上去。

    “蔺总,我的车在地下车库,我送您回去。”

    这次,蔺封没有拒绝。

    许昀卓暗松了口气,无比羡慕去公司工作的展扬。

    .

    S市香岩山别墅区——

    线条流畅的银色雷克萨斯缓缓地停在一栋独立别墅的院子里,许昀卓出了驾驶座,迅速地打开后排的车门。

    “蔺总,到了。”他恭敬对坐在车里闭目养神的男人道。

    蔺封睁开眼睛,从车里出来,往别墅大门走去。

    许昀卓心里忐忑,沉默地跟着。他虽然是蔺封的得力助手,却是第一次来蔺宅。蔺总非常注重自己的隐私,结婚三年,他还没见过总裁夫人长啥模样呢!

    蔺封面无表情地走到别墅门前,用指纹开了铁门大锁。

    “夫人不在家吗?”许昀卓疑惑地问。院子里静悄悄的,没看到一个人影。

    蔺封绷着脸,目光深沉,继续用指纹开门,步入客厅。

    “凌?”

    他低沉地唤了一声,习惯性地望向沙发,却没有看到那个平时喜欢坐在沙发上喝下午茶的青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