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官(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培也是被杜若气昏了头,才忽略了拓印要反着看这点,现在他被众人狠狠地鄙视了智商,又对杜若的指纹法挑不出任何毛病,便老实待在自己位置上,再不敢多言。

    ‘制杖一定不是什么好词!’他心中暗恨起来。

    ………

    指纹法成功验证,再无有人怀疑杜若,接下来便是带两名嫌犯,由杜若指出真凶!

    王雷和上官金锁被带到公堂,两人被铁链锁住手脚,上堂后对杜守义作揖,便笔挺立着,宋朝嫌犯在未定罪之前也不必堂下跪拜。

    上官金锁不禁看了眼杜若。

    “今日,便由我来还你们其中一位清白!”

    杜若走到两人面前,一会审视的看着王雷,一会微妙的看着上官金锁。

    两人只好对杜若微微拱手,但都面露不屑。x https:/m.x/

    他们上午都见过杜若进大牢,自然也是不相信他不到半天就能断出谁是真凶的。

    可当杜若在他们面前演示了一遍指纹提取法后,两人目光俱是惊骇,看杜若眼神也再无半点轻视。

    尤其是上官金锁,他那深邃的眼神似乎要将杜若看个透彻,看的杜守义都拍板警告了他一声。

    杜若继续断案,他对两人指了指蔡宅内搬出来的证物,淡淡一笑:“在这上面找到了你们其中一人的指纹……”

    杜若很享受眼前这种公堂上的状态,像是前世在舞台上表演魔术一样,正当他准备对众人卖个关子,然后说出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时……

    “是我干的!”

    王雷主动站了出来,面无表情,直接认罪:“我就是眉州数起银库盗窃案的元凶,我认了!”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指纹铁证如山,真凶这会主动认罪倒不出众人意料,杜守义露出一抹放松,心中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而旁边杜若却像是尿尿尿了一半突然卡住一样,心中哪叫一个憋屈:‘我特么早就知道你小子是真凶,可谁叫你特么主动承认了?特么的让我表演尽兴会死啊?’

    虽然王雷主动认罪,但为官谨慎的杜守义也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看向了杜若,杜若只好对他点点头,宣布道:“不错。蔡家证物上确实有王雷的指纹,他,就是真凶!”

    喊出这一句时,杜若脑海中自己给自己配了名侦探柯南的BGM,憋屈的心总算才好受一些。

    “好!”

    台下百姓们兴高采烈欢呼喝彩起来,今日他们算是涨足了见识。

    接下来,杜守义只需在牢里审问王雷,查出赃物物归原主后,便可结案,有了确凿证据,他便可以对犯人用刑,所以并没有什么难的。

    “退堂!”

    杜守义宣布退堂前,对上官金锁说了一番安抚的话,并拿出一万钱作为抚恤金,上官金锁爽快的答应,倒也没有多言。

    “哼!”

    黄培起身,从证物盘拿回玉佩,在上面哈着气用手帕仔细擦了好几遍,瞪了眼杜若,头也不回离开公堂。

    “哼哼!”

    杜若笑了笑,但突然间他脑子像过电了一样,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黄培这厮的情绪不对!”

    前世,杜若很喜欢看美剧《别对我说谎》和TVB的《读心神探》,所以曾经业余研究过一段时间人类微表情,尽管现在大都忘得差不多,但那份敏感还在。(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他注意到,刚才黄培脸上确实很不爽,带着气愤,但仅此而已!

    “他脸上没有半点沮丧,或者失落,这太奇怪了!”

    这次案件侦破与否对黄培来说,并不是和杜若的斗气,他的主要目的是利用案件帮他姐夫搞杜守义,确保杜守义无法上位。

    所以,现在案子告破,意味着杜守义上位之路再无阻碍,所以他的表情除了对杜若的气愤,更多的应该是计划失败带来的沮丧和失望。

    可杜若并没有在黄培脸上察觉到这类情绪,就算黄培情绪掩饰的再好,有些细微的肢体语言和微表情也是无法遮蔽他内心情绪的。

    比如人在面对另一人撒谎时候,一边肩膀会微微耸动;在喜欢的人面前坐着时,脚尖会不自觉对着对方;和讨厌的人坐一起聊天时,要么抱着胳膊作出防御姿态,要么身子会斜对着对方,双腿偏离座位,作出随时准备离开的姿势……

    这些都是下意识不受控制的肢体语言。

    沮丧和失望所体现的微表情是眼睑自然下垂、瞳孔涣散、用嘴巴呼气,这两样细节杜若在黄培脸上都没发现,非但如此,他刚才拧着鼻子,似乎有几分不屑。

    “黄培!”

    杜若对着已经走到院子里的黄培大喊了一声,他不确定自己刚才是否看准了,他要再看一遍。

    唰!

    院子里的黄培回头,脸上的表情让杜若毛骨悚然,他连愤怒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眼角旁的一抹冷笑!

    “他在冷笑什么?”

    杜若实在想不通,眼下马上就可以结案,破案过程也证据确凿,没有半点纰漏,黄培到底笑什么?

    “或许是我看错了,他那张肥脸说不定是面瘫……”

    杜若不再多想,他已尽人事,接下来杜守义能不能升官,就听天命了。

    退堂后,杜若对杜守义耳语了一番,杜守义点头传令下去,很快,赵都头就把领回了自己宝剑和包裹的上官金锁带到了杜若面前。

    “上官兄,这几日受委屈了,家父深感歉疚,特命我设宴为你接风除晦,还望务必赏脸。”

    杜若虽散漫惯了,但也会说几句场面话。

    “我正要找你。”

    上官金锁对杜若拱了拱手,答应了宴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