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四章 三爷我回来啦(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话说,康飞把那城门口收税的家伙抽了两个大嘴巴子,随后,抬起一脚,一个窝心脚,就把那厮踹了出去。

    只见这人跟个皮球一般在地上骨碌碌打了两个滚,顿时头晕脑胀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抬眼只见阳光刺眼,浑不知身在何处了……

    康飞一脚把那人踹翻之后,一反手,就把刀给抽了出来,高举过头,那光线在刀刃上面折射,波光盈盈,炫人耳目……

    “来呀!小爷倒看哪个王八蛋不怕死,爷在扬州杀得倭寇人头滚滚,还怕你们几个赤脚的蛮子?”康飞虚张声势,大声呵斥起来。

    那些狼兵只是没见过世面,淳朴,可也不傻啊!听康飞自报家门一声喊,顿时就晓得这是个狠人……

    当然,关键是这些人身上没家伙,要是带着长枪盾牌,结个阵,金蛇郎君来了也杀给你看……

    狼兵们面面相觑,还是一个貌似有威望的中老年站出来,沉声就说“这位哥子,俺们是跟随抚标老大人出来抗倭的,只是到了建州,当地兵备道不给俺们发兵粮,没奈何,只能在城门收点银子,都是要拿来换米的……”

    康飞先是一愣,可等他把对方的话听完,前后再自己脑补一下,大约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比如这人口中的抚标老大人,你乍一听以为是个什么武官,可仔细脑补一下,哦,明白了,巡抚老爷。

    前文说过,明朝文官很操蛋,明代的规矩,客军过境,按说,是要拨给钱粮的,但是,但凡是个老爷,几乎没一个肯掏这笔钱的。

    道理很简单,这钱,留着找表子吃花酒,难道不香么?

    别看什么【匪过如,兵过如蓖】之类俗语,就以为当兵的都不是好人,可是,这俗语后面其实还以有一句哩,【官过如剃】啊!

    你说让人饿着肚子行军打仗这靠谱么!所以明代当兵的自己找钱都成了潜规则了。

    “你们大人名号叫什么?是哪一甲的进士?”康飞想问清楚一点。

    这个可就为难对方了,那人水平大约也就是这个年月所谓见多识广,但是,肯定不识字……这种水平,康飞那年代来个小学生就能吊打。

    脸上憋红了半响,那人憋出来一句,“老大人名讳,俺们哪里敢提及……”不过,说了这句话,这人愈发断定,眼前这位年轻人贵不可言,便一挥手让手底下那些狼兵退下去。

    他是见过世面的,记得有位大人找他们抚标大人打秋风,连大人的名号都不知道,就敢把抚标大人一拦,似乎也是这般口气,问名号,问什么甲,好像很的样子,张嘴就问大人要三千两银子,说是去黄山短了盘缠,扯了几句什么黄山什么不看岳的,老大人最后没奈何,硬着头皮咬牙掏了五百两,那人得了银子,非但不感谢,还笑话了几句。

    他迄今记得,老大人脸色难看,瞧着对方扬长而去,由此可见,能这么说话的人,都是贵不可言的贵人呐!

    康飞也瞧出来了,这人到底言语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